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 少年商学院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文 | 米饭

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副主编

昨天上午,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开幕,特斯拉公司联合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和马云进行了一场“双马对话”对话,并提到了未来应该培养怎样的孩子这一话题。
(点击可观看“双马”对话全过程)
马云认为,人们经常担心工作,我担心的是教育。相比于更加聪明的机器,人怎么能够做得更好,变得更智慧更聪明呢?怎么教孩子有更多的创意、更有建设性呢?我觉得这是教育的关键。
而马斯克则认为,我们要评估一下自己在学的东西,是不是能够让自己预测未来,让自己减少错误?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方式来思考教育。
 
虽然两人的观点有一些分歧,但彼此之间都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下一代的培养应该是从软实力、思考、创意、知识面广着手,而不是跟机器拼蛮力。
 
关于未来需要培养孩子一个怎样的能力,我们之前也分享过一些文章,你会发现,虽然有些教养原则几乎是“亘古不变”的,但在人工智能时代,让每个孩子充分探索、理解、表达出自己,才是面向未来最重要的素养教育。
 
奇点大学如何培养未来的人才?
被誉为“全球最聪明学校”、由美国NASA和谷歌联合创办的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很注重给学生传授不一样的思维方式
奇点大学如何培养未来的人才?
来自奇点大学的宝博士(他是中国台湾第一位入选该学校的科学博士),他说,在奇点大学的这段时间我们就是在累积四种能力,第一种是改变我们的思维。
我们不要再去想象这个世界会1、2、3、4的线性变化,我们必须习惯它的变化速度是1、2、4、8、16的指数成长。同时也能够得到国际链接的资源。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我们很多不同地方的人聚在一起思考如何改变世界,同时在那个地方我也养成了跨越时空的思考能力,跟跨领域的创造力。
除此之外,我们必须要有品味的能力,我们必须要能够自我检讨、自我观察,我做这件事情有比别人做得好吗?比别人做得快吗?我比别人快乐吗?这件事情是我们认为所有事物的开端。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在奇点大学你可能会觉得我们讨论的是不是都是科学,是不是讨论的都是资讯,是不是都在做试管实验。
其实不是,我们有一半的时间在培养我们的品味,在培养我们判断事物的理解力,在培养我们的感受能力、同情心,在培养我们的思辨能力,critical thinking,很多人把这个词翻译成批判思维,我认为这样翻译是不对的。是思辨能力,思考辩证的能力。
宝博士的看法,跟马云、马斯克两人的观点其实是一脉相承的,都强调了人工智能时代,不要只是看科学,更应该看艺术,看自己,看人文,看思辨力,看同理心,看体会能力……
花更多时间培训孩子学创意
回到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谈话内容,马云表示,“相比于更加聪明的机器,人怎么能够做得更好,变得更智慧更聪明呢?怎么教孩子有更多的创意、更有建设性呢?我觉得这是教育的关键。我们可以花更多时间来培训孩子去学艺术,学画画,学跳舞,这些都是创意的事情。”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马云也一直践行着这一教育理念。
他创办的云谷学校,是一所15年制(幼儿园到高中)的国际学校,为学生设计了多种成长支持模式,学校还创设了导师制、学院制和走班制。
学校里设置了五大学习领域,包括双语言、人文与社会、数学科学与技术、体育与生活和艺术,真正培养面向未来的孩子。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除了身体力行改革教育之外,马云还在2019年的一次演讲上提出:
科技的变革,让教育必须有所变革。我们的责任就是,每一个孩子发现世界的同时去发现自己,做最好的自己。
我想,要让每个孩子不仅仅学会知识,更要学会配合、学会团队、学会担当,这是我们的人才计划最需要思考的,也是在座所有老师需要思考的。
不管有一天机器人多么聪明,人工智能让机器会唱歌、会跳舞、会下棋、会打球,甚至很多技能会超越我们人类,但是我们依然喜欢听我们孩子们的歌声,因为他们有温度。
不管我们的机器人打球水平怎么超过人类,我们依然希望看见自己的孩子去打球,因为那里有欢笑。我们更希望我们的孩子们喜欢下棋,因为下棋是能让他们感到骄傲和挫败感的教育。
马云眼中的教育,最困难的是发掘孩子的潜能。而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帮助下,创造出了更多元的【科技赋能教育】的环境,也为教育带来了改变。
这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各自的学习路径,和学习轨迹的机会,真正让孩子具备面对未来挑战的能力。
优先培养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
被称为硅谷“钢铁侠”的马斯克,除了对马云要孩子多学艺术的说法表示赞同外,还强调了创新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对孩子的重要性。
他的五个孩子,本来在南加州的天才学校——米尔曼学校学习,这里只招收智商138以上的孩子,被洛杉矶时报誉为“让聪明大脑散发光芒的地方”。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但马斯克对这所学校并不满意:
其一,传统学校能让孩子学会很多知识,却不注重传授解决问题的能力。
其二,传统学校能教出品学兼优、听话规矩的孩子,却不太鼓励创新思考。
在马斯克看来,解决问题与创新思考的能力,才是孩子最需要的品质。因此,马斯克让5个孩子退学,直接创办了一所全球最神秘的学校——Ad Astra School。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在日常教学中,这所学校把解决问题的能力的培养分成了3个维度:
1、把现实问题搬到课堂上。比如学习艺术时,不是讲理论讲技法,而是邀请街头艺术家来讲课,或让孩子策划英伦艺术展。
2、极度注重运用和实践。比如检验孩子的计算机技能,不是通过考试,而是举办大型市集活动——让每个孩子去推销自己设计的网站。
3、鼓励孩子大胆表达学年结束时,每个孩子都要做一场TED演讲,会有200位家长、教授,从眼神、内容、说服力等角度,对孩子做出评价。
这所学校所培养的,不是传统意义的资优生,而是真正的未来领袖,这也是马斯克最看重的素养。因为在他看来,人工智能时代意味着危机,聪明的人更应该选择严阵以待。

开始研究树木之前,能够先看一眼森林

 
之前英国牛津大学万灵学院,曾出过这样一道很有意思的题目:“你愿意当吸血鬼还是僵尸?”这道题被《泰晤士报》称为“世上最惊恐的考试”,《卫报》则说这是“最难”的考题。
 
其实,这种“稀奇古怪”的考题不止一个:
 
“谷歌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吗?” (Does Google know us better than we do?)

“莎士比亚太好了,没人能演吗?”(Is Shakespeare too good for actors?)

 
“音乐到勃拉姆斯嘎然而止吗?”(Music came to a full stop with Brahms。)
 
“所有生命都重要,是吗?”(‘All lives matter’. Do they?)
 
“保温箱会思考吗?蜗牛有意识吗?”(牛津-实验心理学)
 
“这是一块树皮,请就它说点什么。”(牛津-生物科学)
 
“糖是不是该征税?”(Should sugar be taxed?)
 
“如果神无所不能,他是否能够创造出一块他举不动的石头?”(牛津-古希腊古罗马学)
 
“你更想成为一部小说还是一首诗?”(牛津-英文)
 
“你如何测量自己头部的重量?”(剑桥-医学)
 
“丈夫吃早餐时有在鸡蛋上涂柠檬酱的习惯,如果妻子已经多次表示她对此的厌恶,这个习惯是否足以成为离婚的理由?”(剑桥-法学)
 

“眼前的椅子真的在那里吗?”(剑桥-哲学)

这些题目,考验的是学生们的知识广度和思维灵敏度。由此看来,想要考进世界一流名校,光有好成绩是远远不够的。
被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刷屏:孩子的这些能力要趁早培养
正如马云所说:“今天在中国每年都有大量婴儿出生,这还不够,我们需要更多。地球上最早的资源并不是煤炭、石油、电力,而是人类的大脑,怎么让人类大脑更有创意、更有建设性呢?怎么确保机器永远是人类的玩具和工具,而不是控制我们呢?”
 
人类要更有创意,更有建设性,这才是教育的关键。
最后和大家分享理查得·雷文——耶鲁校长的一个观点:大学,尤其是优质的大学教育,本科四年,如果我们把学生仅仅训练成一个所谓的在某领域的专才,我们大学教育就失败了,而我们应该更加侧重跨专业的所谓的通识教育。
 
没错。面对未来社会的复杂挑战,我们应该培养有解决问题能力的“T型人才”。专业也很重要,你学医、学计算机,这些都应该学,但是在这之上不要忽略了通识,因为通识是学好那一切的基础,是在三十年的整个职业人生期间,不断地终生学习的基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