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 少年商学院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文丨老雾

转载自公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

学院君说:游戏不是洪水猛兽,我们曾分享《一个9岁开始玩游戏的学霸的自白》,实际上,游戏这把双刃剑,用得好反而有助于孩子的学习。今天,我们和大家分享游戏是如何改变教育的,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格雷格·托波,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儿:

在美国,三分之一的高中毕业生,打毕业那天开始,一辈子再也不读书了。

另外的孩子虽然读书,但只是为了应付考试,普遍对读书缺乏好感。

这让格雷格·托波感受到危机。

如果年轻一代厌倦读书,未来会怎样?

积重难返,又该如何改变?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让孩子痴迷学习的秘密

格雷格·托波,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又曾长年在一线执教。

带着深深困惑,他改行成为教育记者,并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斯宾塞教育奖学金。

他希望找到办法,解决教育为年轻人带来的困扰。

可这个办法,去哪里寻找?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特雷西·富勒顿。

从那一刻起,一个天才的想法跃出格雷格·托波的大脑。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说格雷格·托波的发现,改变了美国,未免有些夸张——但,一项数据表明,华盛顿州4000名学生参加了数学测验。测验之后,学生们仍然沉迷于数学之中,在7个月的时间里解出了39.1万道数学题。

几个月后,测验在威斯康星州开始。当地学生一口气解出64.5万道数学题。

次年,测验转入挪威,一个月内,挪威的孩子们解出了近8万个方程式。

这些数学题,全是孩子们在家时,无人督促没有要求,自觉自愿自动自发完成的。

格雷格·托波到底发现了什么妙法?让这些普通的孩子,痴迷学习成为学霸?

这个秘密,还要从他遇到特雷西·富勒顿说起。

特雷西·富勒顿,是位工程师的女儿。

12岁时,父亲带她到瓦尔登湖,并要求她阅读思想家棱罗的名著《瓦尔登湖》。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翻开书,她被轻灵的文字所吸引。

思想家梭罗,出生在美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但他是位自然主义者,更渴望亲近自然。

在他的传世名著《瓦尔登湖》中,梭罗记述了美丽的自然风光,宁静而温和的心灵,并于劳作中体验到生命的动感与自尊。

这本书,给12岁的特雷西留下深刻印象。

此后她花了十年的时光,专注研究梭罗的思想。

长大后,开始考虑她最想做的事——把梭罗云淡风清的《瓦尔登湖》,制成游戏上线,让更多的年轻人,从这伟大的思想中汲取营养。

……这行得通吗?游戏都是打打杀杀,如《瓦尔登湖》这类简约轻灵的风格,距离游戏是不是有点远?

——说游戏打打杀杀,不过是外行人的臆断。

功能游戏,远比我们所理解的更深奥。特雷西从创新开始,最终完成了这项不可思议的工作。

遇到特雷西后,格雷格终于知道他寻找的是什么了。

他把自己苦苦寻觅的东西,写成了一本书:《游戏改变教育》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游戏不止是打打杀杀,还可以是哲学。

——可以是历史,可以是医学,可以是欧氏几何。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游戏改变教育

程武先生说:

游戏是人类的天性。我们生下来,就和爸爸妈妈做游戏,和小朋友们做游戏,和我们周围的伙伴们做游戏。

游戏一直广泛的存在于人类的生活当中。

游戏是一种人类的文化生活方式,和学习方式。

许多现代化的教育思路,都融入了游戏的思维。实际上就是真正在尊重人类天性的基础上去进行教育、学习和应用。

程武先生,是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他这番话,是在特雷西·富勒顿的《瓦尔登湖》来到中国,参加由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中央美术学院联合举办的“重识游戏——首届功能与艺术游戏大展”的分享研讨活动时,有感而发。

格雷格·托波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

游戏早已不再是普通父母的旧认知,已进入到了功能时代。

功能游戏,已经脱离了打打杀杀的臼巢,应用于技术、文化、医疗、教育、体育、娱乐、艺术、军事、天文与益智等方面。

程武先生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跟托马斯教授携手做微积分,我记得微积分是大学本科教育里最难的课程,如果当时有这么个游戏,我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程武先生提及的托马斯先生,曾在意大利测试过微积分游戏,测试之后,学生考试及格率100%。

——实际上,游戏改变教育,除了格雷格·托波提及的美国及挪威的测验,在中国深圳,也已经有学校先行一步。

2018年3月8日,《中国教师报》刊登了一篇文章。

文章称:当台风袭来,一些学校宣布放假,学生们欢呼雀跃:终于可以不用上课啦!

但在深圳保安区的天骄小学,孩子们听到放假的消息,却唉声叹气,好不沮丧。

为什么这所学校的孩子,不乐意放假呢?

因为这所学校,用游戏思维重组教育内容,做到了寓教于乐。

诸如学校会以课件内容为要素,进行主题游戏教学,有科学探索、有文字游戏、有历史探秘、有天文、有军事。针对于学生的系统思维、逻辑思维、形象思维、逆向思维、创造思维、辩证思维开设相应课程,改变学生的思维方式。

一如格雷格·托波所倡导的游戏式教学,当教育更适应孩子的心理,更具互动性,就自然激发了孩子内心的学习冲动。

正如克里希那穆提所说:“教育的最终,是让人发现自己。”

我们都学过古人的《刻舟求剑》。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楚人渡江,剑落水中,就用刀在剑掉落的地方刻下记号。等船靠岸,跳下水中寻找——古人讲这个故事,是讽刺那些虽时代变化,认知却停留于原地的人。

这些人,就是实用主义者。

实用主义者,只相信自己的经验,只看到鼻子尖前的短期利益。对于经验之外的变化,不予认可。

实用主义者不相信发展,停留在旧有的经验之中,永远落后时代。当格雷格·托波及其追随者,用功能游戏改变了自身,改变了教育时,实用主义者对游戏的认知,仍然是打打杀杀。

实用主义者对世界最大的伤害,是把他们错误的观念,强制性的灌输给青少年。

救救孩子。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教育要适应孩子的成长

在美国,有84%的老师承认,他们正在用丰富和友善的科技方式帮助教学。

时代变了。

我们要应时而变。

一是永保好奇心,任何时候也不臆断妄言。当功能游戏的时代到来,至少也要明白发生了什么。

二是要有长远眼光。经验只是过时的记忆,如果经验靠得住,除非世界停止发展。

我就是那个靠打游戏考了100分的学霸

三是承认现有问题的存在。旧式的、强迫性的填鸭教育早已走到尽头,必须寻求新的突破,才能赋予每个人以自由的发展。

时代在变,一切在变。早在360万年前,第一批人类开始直立行走,无尽的变化就开始了。那些拒绝与时代同步前行者,至今仍然留在树上。不要做留在树上的化石生物,必须寻求于新的技术手段,融入我们自身的成长,才能帮助我们,找回自己。

教育要适合孩子的心理,适应孩子的成长。

 ——就是要适应人性。

从古老的岁月始,先祖们聚于火堆旁,相互之间进行着种种游戏。我们在游戏中学习,在游戏中成长,并在游戏中体悟到生命的价值与力量。

可如今有些人,却不知为何总是板着一张脸,好象全世界欠了他的。那一颗颗匮乏的心,将充满灵性的生活,压抑得死气沉沉。学习,追求知识,原本是生命中最大乐趣,却被肢解得生趣全无,味同嚼蜡。

是时候回到自我了,生命原本是一场快乐的游戏。我们来到这个美丽的世界,观察,发现,寻找,每前行一步,都感受到无尽的欢乐与快感。

我们读书,学习,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响应生命的本质呼唤,是为了召唤出我们认知最深处的智慧。

就让我们放轻松些,如程武先生所说:游戏更多的是一种思维,一种更能够顺应本性更能够激励人们的学习方式。当我们不再用沉重的观感解读人生,而是举重若轻,于不断进取中获得快乐感受,才会领略到生命游戏的真谛。

作者及授权

本文作者是老雾,转载自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我们已获其授权。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少年商学院微信相关文章

他认为游戏上瘾只因父母未“点燃孩子

妈妈让孩子24小时内任意玩电子产品

一个9岁开始玩游戏的学霸的自白

儿子大玩网游到爱上学习

英国校长让孩子考前打游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