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 少年商学院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文 | 张华
少年商学院创始人兼CEO
前南方周末资深记者
 
哈佛大学财政吃紧!这是最近两天的重磅消息。一时间,美国人开始热议起来,而一些中国家长,也开始在微信群里聊起这个消息背后的趋势:接下来美国名校会不会降低录取门槛呢?这对孩子留学来说应该是个“利好”吧?诸如此类。
01 “世界上最有钱的大学”
根据《哈佛校报》报道,感染新冠肺炎并痊愈的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考于本周一(2020年4月13日)发了一份电子邮件,声称新冠病毒大流行已使哈佛陷入财务危机。
 
校长等管理层决定立即在全校范围实行工资及招聘冻结,核心管理层(校长、副校长及教务长)都将减薪25%;同时推迟或取消所有可自由支配的开支,并考虑裁员及推迟所有基础建设及资本项目,“哈佛将动用捐赠基金来解决财务问题,但其能力有限。”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听起来有些严重对吧?要知道,哈佛可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大学。国际知名的评级机构穆迪几年前做了一份美国最富大学排行的报告,哈佛大学以超过400亿美元的“成绩”名列榜首。
 
而哈佛连同紧随其后的斯坦福与耶鲁,三所最富有大学,拥有美国高校整体财富的三分之一。有人说,一所大学也可以“富可敌国”了,说的也有道理,400多亿美元,相当于中东国家约旦的GDP了。
02 哈佛捐赠基金的困境
哈佛大学网站显示,哈佛的捐赠基金是其最大的金融资产,由13000多个基金组成,2019财年捐赠基金为哈佛提供了19亿美元的资金,占哈佛这一财年总运营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2019财年结束的时候,捐赠基金价值为409亿美元,水平与几年前保持了稳定。
 
财政吃紧,难道400亿都要吃紧了吗?当然不是。根据基金根据捐赠者规定的系列约束条件,现在支持哈佛日常运营的能力变得捉襟见肘,而因为疫情等原因,哈佛其他收入来源也非常不景气——双重夹击,令情况变糟了。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当然,捐赠基金最近想来也有大幅度缩水,毕竟美国资本市场刚经历了一场大俯冲,三月份8天里4次熔断,创造了历史,令90岁高龄的股神巴菲持都瞠目结舌。
03. 2008金融危机时的哈佛
哈佛如此,其他藤校以及更多的美国私校,情况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在哈佛校长们的那封信被美媒报道后,预备留学圈的一些家长们,从哈佛财政吃紧的消息中嗅出来了“利好”!
 
他们的逻辑是,这么缺钱的情况下,哈佛等藤校想来会降低录取门槛、扩招,我们的孩子在接下来一两年申请美国名校将迎来“春天”;至于学费可能会上涨、奖学金比例下降这些因素, “也不差这点钱嘛”。
 
我只能说,这帮抱着“抄底哈佛”心态的家长,真是十足的阿Q——就快被自己的这通逻辑陶醉了。虽然这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与那些为美国确诊人数节节攀高而幸灾乐祸的人相提并论未必恰当,却也有某种神似之处。
 
我们来看看2008-2009那一轮全球金融海啸,哈佛受到的影响,以及他们此后在招生等方面的变化。
 
那一次,哈佛捐赠基金市值从369亿美元跌至260亿,跌幅超过27%。一片哀鸿的房地产与金融市场流动性达到冰点,套现无门,哈佛的运营现金流遭遇空前危机。更惨的是,私募基金们此时都催着哈佛追加资金,这一部分的金额高达110亿美元!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04 开源节流,走出危机
怎么办?首先是节流:譬如,与今天类似,当时的哈佛女校长德鲁·福斯特发邮件宣布裁员275人,并暂缓招聘并实行提前退休计划(55岁以上的行政人员)。
这也是哈佛自1836年建校以后,最大规模的裁员行动;又如,暂缓所有的新校区与综合大楼等基建工程等……
 
其次是开源,这也是重中之重。
最主要的动作是成立财务管理委员会,开启美国大学史上最大规模的募捐行动,目标是7年募得65亿美金。校长亲自下场“带货”;此外,改善捐赠基金的配置结构,提高现金比例,降低较差流动性资产的配置,并减少对私募基金们后续追加投资的承诺。
 
系列措施使得哈佛慢慢走出了危机。2013年,哈佛大学捐赠基金的市值为327亿美元,就要接近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了。
 
05 不但不“放水”,反而……
我们回到本文伊始的话题。如果按照这些家长的逻辑,那么2009年之后几年哈佛的招生录取,更应该有一波“放水”了。我们来看下数据: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哈佛大学2012届—2024届新生录取数据,左边是总录取人数,中间数据是投档人数,右边数据是录取率)
上图中的年份指的是哈佛学生的毕业年份,2024届即为2020年被录取者。从中可以看出,哈佛2009年录取人数与2008年持平,皆为2175人。2010年录取人数,也仅增长了30人而已。
 
再看从2009年至2020年,这12年间的录取人数,几乎是一条稍稍走低的水平线!2020年的录取人数,不足2000人,为1980人,比十年前少了一成。
 
再看录取率。上图可以看出,从2009年至2019年,哈佛的录取率可谓一条逐年下降,陡峭向下的直线。2009年的录取率7.47%,到了2011年,只有6.26%。一直到了2019年,可谓降到了冰点——4.5%。相比十年前降降了40%!2020年录取率稍有回升,但也不足5%。
 
再来看看学费。在2008-2009金融危机后,美国高校学费上涨成为潮流。特别是公立大学,因为州财政拨款是重要收入来源,所以更是难上加难。不少公立大学学费上涨15%甚至20%。加州大学再是上涨逾30%!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甚至发生了学生抗议行为。虽然公立学校学费总额远低于私校,但毕竟是大幅提高。学费上涨事件继而引起了美国国会的重视,并就此专门召开了听证会。有议员就称,为什么许多学校坐拥上亿元捐赠基金却依然大幅提高学费呢?
 
作为私校的哈佛大学呢?彼时作法可谓独树一帜。
官方数据显示,哈佛在2009-2010学费为33696美元,仅增加3.5%;而对学生的助学金却达到创纪录的1.47亿美元,比预计的增加18%。当时哈佛(文理)学院院长说,“虽然美国经济今年变化很大,但哈佛将信守承诺,大门继续向全世界的天才学生开放。”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06 “抄底哈佛”?醒醒吧
尽管2020年的新冠病毒疫情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而且持续时间可能更久,加上国际形势变幻无常,哈佛面临的新的一轮挑战也更复杂;但是,对一些抱有“抄底哈佛”心态的家长而言,基本可以洗洗睡了。
综合来说,我的观点如下:
 
1、不用太过担心哈佛。哈佛捐赠基金的结构与风险管理,经历2008-2009年危机后有大幅提升与优化。美国捐赠文化的能量也超过我们想象。
 
2、哈佛绝不会“放水”。世界名校是有风骨的,哈佛应当不会大幅提高录取率,更不会降低对申请者的要求;同样也不太可能通过大幅提高学费。
 
3、留学两极分化趋势明显。过去两年英国分流了部分原本想到美国留学学生,而这轮疫情使得更多比例的家庭直接打消了孩子留学想法,留学市场将会极度萎缩。
 
但是凡事都遵循二八定律,对于少数高知高收入和孩子综合能力高的“三高家庭”而言,他们会更加坚定留学的打算。所以,如本文主题,是危还是机,得看对象是谁。
 
4、藤校人文类专业会有一波“洼地”。尽管哈佛申请者中对人文社科类和计算科学类专业的青睐程度平分秋色,但是放到整个藤校以及更广范围的美国名校以及就业前景来看,理工科类的专业反而会更加吃香,因为工作更加好找,平均工资也相对高一些。反观经历本轮疫情后,申请人文社科专业的比例估计会有较大的降幅,这对上述“三高”的国际学生而言,可以说是一小波洼地机会,特别对于研究生申请来说。
 
分析完了哈佛财务危机对中国家庭的“藤校梦”的影响,我们正式进入正题。你没看错,现在才谈正题——当我们在谈论藤校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这次疫情,对现在还在读小学和初中低年级孩子的成长与教育路径的根本影响,到底是什么?明天的下篇我将和大家分享我的拙见。
(本文未完待续,敬请期待明日少年商学院头条推送)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哈佛财务危机预警!我们孩子的“藤校梦”是危还是机 | 上篇


家长们在讨论“抄底”哈佛实现“藤校梦”时,可曾想过这类顶级名校体系化的通识课,就在你身边。

 

正如《哈佛通识教育红皮书》说,教育的目的是让孩子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作为领先的在线国际化素质教育平台——少年商学院,助更多孩子足不出户,就能体验到体系化的世界名校通识课,提升学习力及面向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现在开放第三轮城市合伙人招募计划。欢迎点击下图或“阅读原文”查看详情并扫码咨询。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