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 少年商学院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受访人 | 刘轩

整理 | 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

学院君说:著名作家、教育家刘墉,相信很多家长或多或少都听过他的名字,他的励志散文影响了几代年轻人,被称为“沟通青少年心灵的专业作家”。他有一个儿子,名叫刘轩,是刘墉当年笔下那个“叛逆的小孩”。

如今,他的儿子也当了爸爸,而作为“满分爸爸”的刘墉是怎样去影响自己的孩子,以及在这个过程中间,这两个爸爸又是怎样沟通对下一代的教育,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刘轩,或许能给大家一些启发。(《刘轩给孩子的心理学课》正式上线,点此可查看详情

 

 

父亲把我的人生变成了楚门秀

一个出生在贫穷家庭的小男孩,住在铁道旁边的违章建筑里,家里厕所都没有。

五岁的时候父亲离家出走,三年没有见到爸爸;中学之前搬家搬了三次,每次都到全新的环境,每次都是一个被边缘化的人;在他面对人生一场最重要的考试之前,突然生了一场大病,没办法去考试;对他影响力最大的一个导师,也在这个时候突发心脏病去世。

你还觉得这个男孩的人生顺利吗?

这个孩子,就是我。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在他人眼中,作为刘墉的儿子,我的生活应该顺风顺水。但实际上,我成年前的生活,恰恰因父亲刘墉的缘故,变成了一场楚门秀。

在《超越自己》的选文集中,我被自己的父亲刘墉树立起国民模范生形象,数理资优,高中便考入美国顶级名校史岱文森。不仅是名人二代,还是台湾国文课的教材模范。

可以说从小就背负着相当沉重的标签。

除了被“标签化”的苦恼外,我的童年生活也是相当孤独的。

8岁时跟随父母移民到美国,当时连半句英文都不会,父母都忙着上班,放学后陪伴我的只有一样不会说英文的奶奶,和一台电脑。

我在《幸福的最小行动》中提到这段经历,“虽然这台电脑,只有40k的储存器,甚至还没有储存功能,只有随机附赠的BASIC程序语言,只要一关机就全部归零。但它陪着我度过了那段最生涩、最寂寞的异乡童年。

成为哈佛大学心理学系的学生后,我在教授的引导下重新回顾这段生命故事,并和身边的同学交换各自的故事,才发现,每个人的生命历程,都是一段段或好或坏、不同遭遇的结合。

这位哈佛教授最后要求每个人都给自己的故事加上一句话:

尽管如此,今天我在这里。

Despite all that, I am here now.

我们回顾自己的悲惨遭遇,恰恰能从中看到新的希望。这是因为,你如何回述你自己的人生,这会影响你的心理和健康,甚至影响你的未来。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睡前悄悄话游戏

让我成为更好的父亲

妹妹小我16岁,我几乎像是独生子一样长大,在独处的这段时间里,常常是靠着想象世界来打发时间。

我的女儿千千也是一个内心丰富的人,思绪常常会飘去天马行空的地方;儿子川川则是个性阳刚、逻辑思维很强的孩子。对儿子,我会直接讲道理;对女儿,则要讲道理后再给她一个情绪的台阶下:抱着她,让她撒撒娇。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这些不仅是我作为父亲的经验,也是我从心理学里得到的帮助。心理学帮助我了解小孩子为什么是这样,帮助我做一个更好的父亲。

因为了解孩子的心理发育特性,我开启了和儿女的睡前悄悄话环节。这个悄悄话,根据我看到的心理学研究,还经过几种不同的版本。

刚开始的时候,我跟孩子聊他们觉得最开心的三件事,和不太开心的三件事,以及学习到的三件事。后来每天这样聊,我发现这些孩子的记忆点是不一样的。

比如,我们一家人去澳大利亚附近的山上旅行,在车上聊天,带着两个孩子去买了手工艺品、拍照片、海边看夕阳,去海鲜餐厅吃了饭,最后还去赶海鸥……

但晚上的悄悄话环节,我发现孩子们记住的是家人在车上聊天、一起赶海鸥,而那些拍照、买工艺品之类的事情,姐弟俩全部都没有主动提出来。

还是我提出来,姐弟俩才说,对对,还有这件事。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我们给了孩子很大的世界,让他看这么大的世界,但是可能非常意外的是,他记得的正好是我们大人和孩子之间的情感联结,而不是那些我们以为很棒的事情,这是每晚悄悄话给我的很大启发。

在跟孩子的每晚悄悄话里,我也很认真地说过:“你们的工作就是来为这个地球找到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未来会有各式各样的问题,你们继承了很多我们上一代留下来的问题,你们还会有很多自己的问题,这些都是必须去解决的。你解决这些问题可以帮助到别人,帮助到社会,将会带给你一个最大的成就感和意义,那这个会是你未来的主要使命和工作。”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跟着我学心理学

父亲成为受欢迎的“10分钟爷爷”

父亲被称为是“沟通青少年心灵的专业作家”,其实父亲走上心理学这条路,也是在我的影响下。

我就读哈佛的心理学专业后,父亲在我的影响下,也开始研究心理学。后来他还自己买了很多心理学的书,自己给自己诊断。

有一天他跟我说:“儿子,我觉得我有忧郁症。”当然有开玩笑的成分,但心理学就成了我们父子对话的点,大大拉近了我们父子的关系。

我们还一起出版过一本书——《创造双赢的沟通》。在这本书里,我提供心理学理论支撑,父亲负责案例和故事。

父亲透过他近年来对心理学的研究,尤其是基于对育儿教育方面的研究,开始改变他常年养成的理念。之前一次有很多人观看的直播中,他直接对我说:“儿子,老爸当年的教育方式很多都是错的。

这句话让我很震惊,没想到心理学能给父亲带来这么大的变化。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他能这样做、这样反省,其实都是心理学带来的,它能给人一个逻辑推理和理性实践。用这样的方法教育孩子,帮助自己过更好的人生,正是心理学给我们最大的帮助。

比如父亲原本有个外号,叫“十分钟爷爷”。因为他每次只能跟孙子孙女有十分钟的亲密互动时间,十分钟到了,就把孩子还回去,再也不管了;或者十分钟到了,就要严格要求你开始学习。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有一次,因为女儿千千要参加演讲朗读比赛,父亲就去给她做练习。上课前他是亲切的“十分钟爷爷”,上课后就会很严格,就算千千哭了,擦干眼泪还是要继续学。因为在父亲看来,学习本来就是很辛苦的,你必须要硬碰硬,克服自己的极限,才能达到一个专业的水准。

可能有些教育人士觉得很严格,虽然我自己也不确定这样做好不好,但在父亲的辅导下,女儿拿了朗读演讲比赛的大奖,她获得了很多自信,也变得非常期待跟着爷爷上课。

近年来,父亲接触的心理学知识越多,我们的教育观其实也越来越相似,他也从“十分钟爷爷”,变成了现在的“二十分钟爷爷”。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不惧怕人生重来

心理学让刘轩成为更好的自己

25年前,我从哈佛毕业,回想起在哈佛读心理学的过程,“那些在19、20岁去上的心理学的课,我不敢说有真正听懂,但它给我种下了一颗种子。

我在哈佛认识的一位同学,研究领域是人的情感依附跟小时候与未来发展的关系。后来我了解到,同学之所以研究这个专业,是妻子离他而去的缘故。因为想要理解这种强烈的伤痛,这起意外,也成了他的学术起点。

还有一位同学,因为自己的孩子学习力比较迟缓,所以她来到哈佛研究special education(特殊教育)。

这让我意识到,一个人不是因为持续求知而成为心理学家,而是因为他想要追寻一个 burning question,想要去解决这个问题。正是出于对某个答案的求知精神,支撑着他们日复一日去图书馆查资料、写一大堆论文,经过一次又一次辩论,支撑他们把心理学博士念下来。

比如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曾经罹患忧郁症,后来借助心理学知识的帮助,从忧郁症里走出来,成为哈佛大学的教授。

哈佛心理学的精髓,就是不断修正自己的观念。

这也是任何一家顶级名校都具备的精神。

从哈佛毕业后,秉承着这个精神,我一直在做超越自己的事情。今年还报名了跑步接力赛,挑战150公里跑山路;出版新书;和少年商学院合作推出心理学课程……

好爸爸可以遗传吗?一位哈佛心理学家的成长启示录

从自我怀疑到成为“斜杠青年”,心理学让我更认清了自己,也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