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让孩子多参加志愿活动 | 少年商学院

我为什么让孩子多参加志愿活动

我为什么让孩子多参加志愿活动

这是少年商学院(ID:youthmba)的第1424次分享,作者是日本前政府顾问、知名风险投资人斋藤浩幸。我们已通过其个人网站与之联系授权。

学院君说:今天(12月5日)是世界志愿者日,称国际义工日。这是30年联合国大会决议定下的一个节日。今天当我们谈创新教育的时候,不要忘记让孩子有机会参加一些志愿者活动。我们今天分享一篇小文,一位日本投资达人对日本父母的提醒与勉励。值得思考,或有共鸣。

许多家长习惯用补习班来提高孩子的能力,这很好,我的孩子也上补习班,但我更相信做志愿工作对一个人的事业将产生的积极能量。

我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做许多志愿工作,包括学校、童子军和教会的志愿者。如果说从志愿活动中学到了什么的话,有这么一点非常重要:比自己更加穷的大有人在,帮助弱者是自己的义务,并开始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幸福。

志愿活动对个人在职场的成长非常有帮助,因为它最终是和团体结合在一起的。每个人都不一样,优点也好,缺点也好,并会在各种各样的领域上特别擅长。由于我从事的是投资事业,经常与各色公司接触,但我却发现,在现在的公司里经常会发生一些我无法理解的事情。

比如,刚入职的同事有时非常辛苦,或想到不开心的事,作为同事想去帮是很普通的事情。可惜的是,不知是否因为日本人太过冷漠了,上司更习惯会说:部下虽然很辛苦,但我在他这么大的年纪时受的苦更多,他的辛苦根本不值一提!还有一种观点:就算某些人在公司里获得了很高的职位,也一定是依靠某某人而升职,一个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这种种在日本独特的组织里发生着的问题,经常使得投资无法持续,更无法培育出适宜风险投资成长的环境。不仅如此,这里的多数场合习惯用减法对人进行评价,大家似乎很难原谅同伴的失败。我发现,如果一个公司的职员多半没有帮助弱者的志愿活动经历,出现上述问题的几率便相对较高,如果是其领导者如此,那么问题就更加明显了。

我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学习过医学。在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我曾跟随一些医生赶往受灾地进行志愿活动,这让我成长了许多,包括同理心等方面。不过我发现,现在的日本志愿者,习惯自称在休假或“黄金周”去了某某受灾地,仿佛去做的不是志愿活动,而是一种为了自我满足而举行的仪式似的但在我看来,只有本着为了帮助有困难的人而去受灾地,才是一种真正的志愿活动,也才能使个人获得更大的成长。

因为真正地投入更能使我们明确地意识到:帮助他人非常重要。不得不说,应试战争让日本成了一个“唯竞争社会”,它从小学生就开始,并不断在进行着,孩子们几乎没有做志愿活动的业余时间。就算对要把孩子送去补习班的妈妈说:“比起补习班更应该去做志愿活动”,妈妈也会发怒,说:“你在说什么呀!”

就这样,就算是一起战斗过的对手进入同一家公司,在那儿把关系变好,再创建一个和谐的团体,也是不太可能的。我曾向韩国的教育部长分享了这个观点,他听完直说,“真的是这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