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儿童杂志为何讨人喜欢 | 少年商学院

美国的儿童杂志为何讨人喜欢

美国的儿童杂志为何讨人喜欢

            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的分享文章,作者徐奋系儿童杂志编辑,我们已与之联系授权。

            读完一百来本近年出版的美国儿童杂志,我感触很深。美国儿童杂志虽然同我们一样,在质量上参差不齐,不是本本都脍炙人口;然而我对其中几家杂志社出版的杂志,真是打心眼里喜欢,觉得他们的版面工夫实在了得!

            先拿保护野生动物来说吧,这是全球性的大事,儿童杂志是义不容辞必须做好这项科普工作的。也许因为国情的不同,我们的难度比美国的大些。 比方说,在中国古代美术作品里,野生动物,如:虎、狮、雕等凶猛性的,都画得雄姿勃勃,那是中国古人对勇敢顽强精神的崇拜;较温和的动物,如龟、兔、鹤等,则充当中国古人幻想或赋闲的对象。

            中国古代文学则很少有以朋友的身份来歌颂野生动物的,那名篇《苛政猛于虎》、《捕蛇者说》里的虎、蛇,则在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心中成了残暴凶恶的封建统治者的陪衬。那“蛇心佛口”、“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等中国的老古话,使人对蛇和黄鼠狼等动物的印象,更是恶劣,简直要倒扣分。“野种”、“畜生”是中国国骂的最高级……

            因此,如何对儿童讲爱动物,把动物看成是朋友,这是中国人懂得了德先生(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以后的事。

            中国儿童杂志历经五十多年,出过不少保护野生动物的精品。可是遗憾的是,那有强烈效果的科普作品似乎不太多。美国有两本三十多年专讲保护野生动物的儿童杂志:一本名叫《YOUR BIG BACKYARD》(你最大的后花园),一本名叫《RANGER RICK》(园林看守者)。

            它们每期的封面都是动物——有柔,有猛,有憨,有猾;照片制作优良,宛如炮制的“动物明星”。《YOUR BIG BACKYARD》每期的封二又是一张儿童情趣十足——在特殊场合拍摄,但又不露痕迹的动物照片;如:一只脑袋上盖了片大树叶,正在朝水里张望的红眼青蛙,它在看它自己的倒影。考虑到读者年幼,为了让读者看到更多的动物倒影,编辑又在该期安排整整三版,让小读者见到在动物园里见不到的场面——大象、松鼠、白鹤、狐狸,它们面对自己的倒影时,有的“冲动”,有的竟“无动于衷”。

            为介绍动物的食性,《RANGER RICK》曾用两个版面的浆果镜头当衬托,在浆果上面分别安排蝈蝈、黄鼠狼、金花鼠、浣熊在盛夏季节贪婪吃浆果的镜头。镜头旁,用简单的文字介绍该画面上的动物除了爱吃浆果,还爱吃其他食物的特性。在某一期上,我们若看见一只憨厚的小熊、貌似老实的小灰狼,那它们很可能是该期明星,编辑会用6~8张它们的生活照片串讲两则小动物成长的故事。

            美国儿童杂志讲科学知识的很多,同我们一样有关于科学知识的小品、童话、游艺等栏目。他们的电视、电影、游乐场、电子游戏和电脑网站简直是铺天盖地、花样繁多。在这种态势下,杂志能抓住读者,除了依靠怦然心动的摄影艺术来突出科学的真实性,增强版面的视觉效果外,我感到他们还有一个“法宝”——这是我们所欠缺的,那就是让儿童目睹、参与科学的发现及科学的发明;而儿童杂志只是调动一切艺术手段予以表现。

            《WORLD》是美国著名的为中学生办的科普杂志,举世闻名的科学实验“生物圈2号”,它对其作了跟踪报道。它向读者介绍了美国儿童是如何为改造人类生态环境而做的努力。一帧帧照片——儿童们趴在“生物圈2号”外的玻璃窗上,注视着神秘的“原创生态”;儿童们在努力地辨认试管中植物的胚胎;儿童们亲手嫁接着果树,养鱼捕鱼,学着在大自然中生存……

            《WORLD》努力培养儿童勇敢顽强的科学探索精神。在它们的报道中,你可以通过照片,看见儿童是如何勇敢地和动物相处:他们划木筏,骑马来到森林,与狸猫一起玩耍,用大拇指拨弄着蜥蝎,把蛇缠绕在手臂上;大鸟蝶离他们近在咫尺却并不飞离;他们戴着头灯去看夜间出没的昆虫……

            “科学离普通人并不遥远,我们的儿童与大自然和谐。”这并非是《WORLD》的口号,却是他们的主题。

            《CANTACT》(接触)的内容包容万象,在热爱科技的中学生中,有很大的读者群。它把摄影镜头对准人与世界的接触,包括人自身的科学实践。它曾分两期,各用14个版面,用大幅照片精致地描述了在“冷”与“热”的近20个不同级别——发生在人类身连接种种状况:从火山喷发到海底世界;从太空中庞大的星体,到俄罗斯冰宫轻盈的雪花;从实验室中的探索与发现,到随处可见的冰淇淋雪糕……穿插其间的一个卡通造型的主持人“温度计先生”,更是活泼轻松。他的表情动作与照片内容配合得天衣无缝。

            令人叹为观止的是,《CANTACT》每期都有一张看上去似乎没头没脑的“局部”照片,让读者来破谜。如:看上去像某个机器上的齿轮,这是什么?答案是自行车的轮子;看上去像一张经X光穿透的骨头底片,那是什么?答案竟是司空见惯的拉链!

            《GUIDEPOSTS FOR KIDS》(少年导向),名副其实,积极引导儿童参与含科普的游戏。如:“火鸡奥林匹克竞技会”的报导。火鸡究竟会跳多高,它们吃东西究竟有多快;通过照片加文字的报导——读者也分享到这方面的知识和快乐。

            《SCIENCE WORLD》(科学世界),它很朴素,除了封面,用的是新闻纸。它在美国影响却很大,能用最简单的语言,向读者描述最新的科学发现,或者很复杂的科学知识。人物专访、课题研究,是他们的强项。1993年前后,当时的总统克林顿、副总统戈尔及总统女儿切尔西都在该刊露面,谈他们的科学幻想,十分地引人注目。

            关于“动手做”,我认为美国儿童杂志都有些创意,值得我们借鉴。美国儿童的物质生活虽然丰富,但在杂志上,提倡的都是如何利用现成的或废弃的旧纸盒、小木料、玻璃瓶、碎布料及易拉罐等,自己动手,做一个温馨可爱的礼物送给父母或朋友。他们的环保意识相当突出。

            《KID CITY》(儿童城),它曾用四个版面的摄影作品介绍了热带雨林的蜥蜴、红蛙、蜂鸟、犀鸟、猴及鳄以后,接着花两个整版,指导读者在自己家里如何在玻璃瓶里制造热带雨林,画面具体生动。

            《SPIDER》(蜘蛛),它在某一期上先花了七个版面讲了则鸵鸟的传说故事,接着用六个版面刊登关于鸵鸟的科学小品(配有极其生动可爱的鸵鸟照片),最后用四个版面——让读者情不自禁地裁下刊物里现成的硬卡纸——去做一个“会奔跑的鸵鸟”。

            美国儿童杂志特点,总的来说,崇尚幽默风趣。他们的插图以卡通为主,很有内涵,看了常常让人忍俊不禁。这,也许又是他们的一个“法宝”;如鲁迅先生所说,儿童看书,往往看到好的画才看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