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爱玩芭比娃娃有错吗? | 少年商学院

男孩子爱玩芭比娃娃有错吗?

男孩子爱玩芭比娃娃有错吗?

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第972次分享,作者是纽约华裔设计师吴季刚之母陈美云。文章节选自其书《爱,让孩子做自己》。我们进行了编辑。

面对酷爱洋娃娃的儿子,我去请教了医生

要看出孩子在哪方面有天分、对哪件事有兴趣,不是件容易的事。有的小孩很小就崭露自己的天赋,有的孩子是在成长过程里,慢慢摸索出来。Jason(吴季刚)属于前者,他爱画画,喜欢美的事物,从小就崭露出对艺术的喜好。

男孩子爱玩芭比娃娃有错吗?

(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和设计师吴季刚一起,把奥巴马就职典礼上她穿的晚装赠给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

小时候,我给两兄弟吃布丁,Kevin(吴季衡)像大部分孩子,打开就直接吃,Jason 则不同。他会到厨房拿漂亮的小盘子、小汤匙,把布丁倒扣至盘上,在墨色焦糖上洒七彩的巧克力米,摆得漂漂亮亮,这时才坐下来,用小汤匙一口、一口挖来吃。

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会回答:“这样美美的才好吃!”他会看糖霜、装饰与点心之间的颜色搭配,好奇那些五颜六色的甜点尝起来的味道。他除了品“味”,也审“美”。

Kevin上幼儿园前,我们住在娘家。我爸是退休公务人员,每天会发给两个小孙子,一人一张日历纸与画笔。我注意到Jason只画娃娃,不像哥哥,会画小汽车、小鱼等不同主题。

最初,我不以为意,认为只要Jason上了小学,就不会那么热衷娃娃,无须太过担心。但是,他却愈来愈喜欢娃娃,到了着迷的程度,开始会吵着要买新娃娃。每次逛百货公司,他常一头钻进娃娃专柜,东看西看,爱不释手。只要有新娃娃上市,他就会很兴奋地要我们带他去买。

以前社会的价值观较保守,大家普遍认为,男生就该玩汽车、机器人等,娃娃是女生的玩具。Jason是个观察力敏锐的孩子,也感受到旁人的异样眼光,会不好意思拿去结账,但又想买,他的折衷做法是自己进去晃一圈,再出来指给我们看他要陈列架上的哪个娃娃。

我也是这样的认知。我跟先生说:“他喜欢娃娃没有错,但我们有必要一直买给他吗?”为了这件事,我甚至去请教一位小儿科医师。

父母受限在框框里,只会错失孩子天分

“你儿子长得肥肥壮壮的,就是个小男孩,他喜欢娃娃有什么关系?”医师要我不用担心。老实说,医师的话无法让我宽心,一直到先生转述国际知名景观雕塑大师朱鲁青教授的话,我才恍然大悟──自己受限在传统框框里,差点错失孩子的天分。

当时我先生是中兴大学畜产学系系友会秘书长,为了制作系友会纪念雕塑品,与这位艺术大师相约在校区碰面,相谈甚欢。谈完正事,闲聊之际,先生向朱教授请教了一个影响我们对Jason教养态度的“关键”问题,“教授,想请教您一个有点伤脑筋的事,我有个儿子很喜欢娃娃,我们不确定该怎么做,对他才是最好的?”

“哈哈!男孩子喜欢娃娃没什么好奇怪,你们不用在意,我自己就收藏了三百多个娃娃,娃娃是很美的艺术,也是我的灵感来源。”日后我们才知道,朱教授是全台搜集精致洋娃娃最多的人,从世界各国搜集回来的娃娃,足以成立一座娃娃博物馆。

先生告诉我大师的话,听完后,我茅塞顿开。如果在国际设计大师的眼里,娃娃就是一种艺术,我何必穷担心,介意世俗的眼光?而且,经过我的长期观察,Jason的确拥有艺术天分。心里头笃定、踏实后,在能力范围内,或自己去买或托人,我们尽力帮孩子搜集各国的芭比娃娃。

还有,Jason从小喜欢跟着外婆看京剧,电视播出的看不够,见到郭小庄在国父纪念馆公演的广告,希望能跟着外婆到剧院欣赏。于是,我帮他买了票。

现场服务人员见到我妈妈带着小孩来,怕他会吵闹,本不让孩子进去,Jason的外婆保证孩子一坐不住,马上带他出去,绝不会影响其他观众。没想到,5 岁的他竟能安静看完全场。问他哪里好看?他回答我们:“我不是听声音,我在看女生主角的服饰与装扮。”

男孩子爱玩芭比娃娃有错吗?

(吴季刚设计的芭比娃娃)

给所谓“多动儿”一个释放精力的出口

我们顺着孩子的兴趣,让他做自己。不过,就算我们知道这是孩子的天分,但80年代的台湾学校教育保守传统,Jason从森林幼儿园进入体制内的小学教育后,开始出现无法适应的状况。这对我而言也是个挑战,光是参加两兄弟的学校家长会,我就要在两种“心情”里转换、调适。

Kevin在校成绩优异,参加他的家长会,听到的都是赞美,我只要准备一颗愉悦的心就可以出门。如果是参加Jason 的家长会,导师常反映他在课堂上无法专注,要我多注意,并加强他的功课。他对制式、单调的学习不感兴趣,注意力无法专注,写字常是少一撇、一点,甚至会颠倒,让我伤透脑筋。

另一个烦恼是,他静不下来,整天精力充沛。小学的午休时间,对他而言简直是酷刑,所以午觉时间他都是醒着,听到老师的脚步声,才假装在睡觉。等老师走过又睁开眼,竖耳倾听外界动静,结果发现不少“秘密”,比如老师不让孩子们用饮水机洗饭盒,自己却照用;老师让值日生帮他洗车子……

就这样,午觉时间变成他的观察时间。我不知道这是否为养成观察力的助力之一,但他的观察力的确比一般孩子敏锐。只要是去过的地方,他都印象深刻,且会记住细节。就算隔很久后再带他去,只要摆设有所改变,他都会发现,直问:“之前放在这里的某某东西到哪去了?”

我常在想,若二十多年前就出现“多动儿”这个名词,Jason很有可能会被贴上这个标签。我只能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把孩子的精力充沛当成一种病。现在回头看,许多在艺术上有天分的孩子,学习时可能都会碰上这种情形,因为他们的思维,以及眼睛所看到的世界跟一般人是不同的。印度电影“地球上的星星”(TaareZameen Par)就是在描述这样的小孩。

男孩子爱玩芭比娃娃有错吗?

现代人创造太多名词,把过动当成一种病,用吃药来解决孩子充沛的活动力。其实,很多过动、注意力差的孩子,若能找出他们有兴趣的领域,不但能消耗旺盛的活动力,还能启发他们的天赋。

就像Jason,他一刻都闲不住,可是只要给他纸笔,他就能静下来,坐着画画;在帮娃娃打理造型时,他也非常有耐性。周末,他就会要我们带他到中山北路、爱国东路、八德路上的婚纱店“巡回”一遍,看最新的礼服设计,回家后,再画在设计绘本上,可以说,他的设计师之路是从5 岁就开始。

陪着Kevin、Jason经历台湾、加拿大、美国的教育,我真心觉得,做父母的应该改变传统思维,尊重孩子的天分,让他们有足够的自主空间,往自己有兴趣的领域发展。台湾的教育体系也应该重新重视技职教育,让技职教育体系享有与一流大学相同的资源,这样,孩子才能有更多元的选择,而不是训练出一堆通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