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下来,听懂鬼马小孩的神逻辑 | 少年商学院

蹲下来,听懂鬼马小孩的神逻辑

蹲下来,听懂鬼马小孩的神逻辑

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的第431次分享,作者是一位网名为雏凤清音的华人妈妈,她的一对儿女正在美国接受基础教育。我们已获得了她的授权。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位台湾作家写的故事:某天,这位作家给孩子打电话时忽然断线,她很奇怪地走出门,发现外公和孩子正站在门外,外公手里拿着剪断的电话线。作家很生气,责问他们知不知道电话线剪断了就不能通电话了,外公说:“我知道啊,可是娃娃不知道。所以我们剪断电话线,他现在明白了没有电话线,电话两端的人就不能说话了。”

听起来很愚蠢是不是?我当初看了这个故事不过是一笑了之,后来有了孩子,每每回想起这个故事,却觉得作家的爸爸做得非常有道理。很多时候,当作父母的蹲下来,用孩子的高度看问题,孩子们许多令人不解的行为就有了答案。

有这样的感触实在是有感而发,自从我家女儿上了学前班,开始学习做作业后,我才发觉:我家来了个火星人!

为什么小鸡是六只?

女儿有段时间非常喜欢数学,可她看不懂题目,经常要我提问让她回答。一天,我给她讲的一道题是关于两只躲在灌木丛里的小鸡,女儿盯着题看了半晌:“妈妈,我听不懂!为什么有两只小鸡藏在灌木丛里面,我没看见啊?”

(题目是:加上两只藏在灌木丛里的小鸡,图片里一共有几只小鸡)

我无语,只好说,藏在树丛里的小鸡是不会让人看见的,女儿作恍然大悟状,不过紧接着又问了一句让妈妈更无语的话:“妈妈,小鸡捉迷藏,那我怎么知道那里面有两只小鸡呢?为什么不会是4只?外面有4只啊?……”

我实在无话可答,显而易见,她不明白小鸡捉迷藏不是数学题的重点。

为什么大马排第五?

另一道有关马的数学题也让我抓狂。这是一道排序题,7只动物排排站,长颈鹿排第一,大马排第五,问第二,第四,第六的分别是谁。

结果女儿关注的重点却是题目里的排队方式:为什么第二高的大马会被排到第五位去?因为排队方式得不到她的赞同,女儿拒绝继续做下去,“这道题是错的,动物得按个子高矮排列!”听了这个原因,我又无语了。

(女儿是形象思维,更关注图画信息)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有一道逻辑思考题,问画中拿着洋娃娃的小孩是从身后哪家商店——饭馆、玩具店还是书店——里拿到手中的娃娃的。答案显而易见,但女儿的回答却是:“我怎么知道呢?我没看见她从哪里出来啊?”

这种思路很鬼马,但我却可以理解她的逻辑:她的独角兽是妈妈送的,出门的时候,她也经常带着自己的玩具,所以,按照她的生活经验与思维方式,她确实推论不出拿着洋娃娃的姐姐是从玩具店里出来。

如是几次,我渐渐明白她的思维方式。根本上说,就是她不知道老师问的重点是什么。当出题者的逻辑不合贝贝的逻辑时,她就回答不上来了。

站在孩子的高度看问题

其实平心而论,我家女儿的回答都没有错,前提条件是成人能够蹲下来,站在她的高度,理解她的思维方式。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时候,成人有一定的思维定势,我们善于接受一定的前提条件,然后根据这个设定的条件来推理最合乎常理的答案。

由于大家都有同样的思维定势,推论出来的结果就是相似的。可是对女儿来说,她更注重于看到的事实,而不善于推理。因此才会在回答问题时出现这种很外星人的答案,让人抓狂。

可以想见,女儿是做不成福尔摩斯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想,她的思路可能更开阔一些,因为她没有思维定势,所以能注意到一些常人没有看到的现象,这也是件好事吧。

而站到孩子的高度后,你会发现,孩子的心理不再那么难把握,而同样的问题只要换一种问法,他们往往能给出正确的答案。比如藏在灌木后的小鸡的问题,如果我把问题换成:灌木外有四只小鸡在吃虫子,如果灌木里面还藏着两只小鸡,那么一共有几只呢?女儿很快给出了正确的答案。排序问题也一样,只要你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比如说大马那天想跟小鸡聊天,所以它站在小鸡边上,那么女儿也能迅速列出答案。

在我看来,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而作为水平测试的出题者,也只能照顾大多数孩子,自然有些孩子不适应。我家女儿想问题天马行空,有时不太能分清现实与想象。但假以时日,随着孩子年龄与阅历的增加,这种逻辑思维不难养成,只是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我会更怀念现在的外星人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