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 少年商学院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文 | Sherry

跨国企业高管,育有一儿一女

少年商学院国际教育专栏作者

随着各省市病例零增长,期待中的春天似乎快到了。
过去这两个月,变化的数字,呼喊的医患,稀缺的物资,不断触动着人们绷紧的神经。
多少人夜晚刷着新闻,辗转反侧,关注着各地疫情发展,为前线的医护人员们焦心。
那种感觉,就像不会游泳的人被按在水中,扑腾半天,只见水花。
疫情之下,我们该如何和孩子讨论这些话题:死亡、痛苦、抑郁…
直到我打开这部日剧,发现了答案。
《疗愈心中的伤口》
心の傷を癒すということ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拉至文章底部即可获取这部剧的观看链接)
这部1月底在日本开播的迷你剧,只有4集,豆瓣8.9分,堪称近期最佳日剧。
故事发生于25年前的一场大灾害,1995年阪神大地震,死亡人数6434。
而主角,则是拥有双重身份的安和隆:他既是灾难受害者,也像剧名和海报透露的,他是一名抚慰人心的精神科医生。
除了肉眼可见的伤口,每次大灾害过后,更多人的心中留下了难以言说的苦痛。
这种内心的伤口甚至不被人们承认。一切,还得从安和隆的家庭说起。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01 “精神科就是对社会没贡献的专业”
安和隆在一个传统的家庭长大。
父亲为尊,家教严明。每天父亲下班回家,母亲和三兄弟都要到门口迎接。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作为在日韩国人,父亲年轻时很难找到工作,只好自己创业。而为了不被歧视,父母从不对外提起韩籍身份。
这么多年来,父亲的话就是这个家庭的铁律。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直到大学选专业时,和隆第一次违背了父亲——他想读精神科。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父亲无法理解,大发脾气:“内心有什么重要的。为什么你不能像你哥哥一样,对社会做出贡献呢?”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在父亲眼中,相比大儿子智明就读的东京大学原子力工学专业,精神科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提起”、“对社会没贡献”的代名词。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带着疑问,和隆找到了敬仰的精神科老师:“我不想做对社会有巨大贡献的工作,这就错了吗?”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这样也挺好的。”老师的鼓励给了和隆前进的动力。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他坚持着对精神科的热爱,刻苦研习,细心对待每个病患。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即便前辈“好心”提醒他,看诊的要领是流水线作业。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他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不放过一丝让病患康复的机会。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直到1995年阪神大地震,面对残酷的灾害,和隆第一次感受到作为医生的无力。
有痛苦不已的幸存者,抱着一盆父母的遗物,哽咽着问他们:“哪个是我父亲,哪个是我母亲。”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有死里逃生的人自言自语,神情恍惚,陷入应激状态。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即便是和隆的妻子,搬到大阪后也难以摆脱地震的影响:听到卡车经过误以为是地震、忍受当地人非议…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和隆迫切地想到前线做点什么。
他赶到避难所,没想到幸存者唯恐避之不及:“我可不想被人说看过精神科的闲话。”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护士细心替伤者按摩,却被当成清洁工使唤。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可以看到,从和隆的家人、前辈到陌生人,社会上对精神疾病的污名化现象有多严重。
什么是心理疾病污名?距离、无知、疏远、愤怒。
人们可以接受身体上的疾病,却不能忍受因为些许不安被当成“疯子”“头脑不正常”。
正如父亲对和隆读精神科专业的愤怒,还有疫情初期,滔滔不绝的批判直指瞒报现象。
这些现象,往往出于一种“病耻”的心态——歧视疾病和自己,污名化甚至妖魔化了精神疾病患者。
连幸存者都无法接受活下来的自己,宁愿在灾难中一同离开。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如果说前半部分以清冷色调为主,描绘了种种幸存者的悲痛,影片的后半段则更像一杯冬日的热可可,暖进心窝。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02 “软弱是好事啊”
即便人们对精神科有偏见,不敢敞开心扉,和隆还是每天去关心一番:
“昨天睡得还好吗?”
“如果你想倾诉,随时可以找我。”
剧中有许多这样细微而又温暖的时刻。
面对受灾后创伤困扰的妻子,和隆温柔地开导:“只有那些做了坏事的人,才会害怕受到惩罚。”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和隆持续记录着在避难所看到的一切。
困在避难所的孩子无处可去,玩起了“模仿地震”的游戏。
大人们指责道:“你们在犯什么神经啊!这里的人都是因为饱受地震的痛苦才聚集在一起。”
但和隆站出来,替他们说话:“地震的打击太大了,孩子们只能这么调整情绪。”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孩子们在避难所里不痛苦吗?
可他们也别无选择。他们认识的那个世界突然崩塌了。年幼的孩子只能通过模仿、扮演,来表达自己对周遭环境的认识。
中年男子被说动了,带头为孩子们开辟游戏场地。笑声和活力赋予了避难所另一种模样。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看着理惠在避难所里失眠,又不敢找医生求助,丈夫带她去空旷的草地散心。
“不用怕,这儿没什么可倒塌的”。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和隆与玩地震游戏的小男孩成为了好朋友,经常一起聊天。
当和隆问他:“最近睡得好吗?”
小男孩因为不想被其他人笑话软弱,故作坚强道:“我没事,比我更惨的人多了去。”
和隆说:“软弱是好事啊,就因为软弱,才能体会别人的软弱并给予帮助。”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我不由得想起女演员陈冲的一句话:
“我们一生中最重要和值得的作品就是自己,它不理想,它充满矛盾。”
多少孩子曾受限于内向、敏感、奇葩等“负面”标签,可正是因为经历过,他们才能对别人感同身受,才能发现同类,拥抱取暖。
当孩子流露出脆弱和不安时,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夸赞他们的坦然呢?要知道,大人们也是有软弱之处的,和“不完美小孩”没有高低之分。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看下来,我开始认同和隆的感受。治愈人们心灵创伤的良药,其实是陪伴。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剧中还有几个家人、朋友相处的情节,特别打动我。
发现妻子受震后创伤困扰时,和隆的第一反应是握住她的手,说:“很难受吧”。
相比直接说,“别担心,这是正常的应激反应”,这种细微的肢体接触,平实的话语,瞬间能让妻子感受到安抚的力量。
罹患癌症后,和隆放弃了住院治疗,而是尽可能陪伴家人、朋友,为孩子读睡前故事。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他还想和好友汤浅去听一场共同喜爱的爵士音乐会。
无奈刚走到场馆门口时,疼痛难忍,他说:“要不你自己去吧,别浪费了这么好的座位”。
但汤浅拒绝了:“坐在你身边,听着最喜欢的歌,没有比这更好的位置了。”
当生命走到尽头,在哪儿、剩多少时间已不再重要。能留给至亲之人的,不是多少财富,而是那些共同吃饭、玩耍、散步的记忆。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03 记录和表达,是最真实的力量
除了流离失所的百姓,这部剧还刻画了其他受和隆影响的人。
比如请和隆记录震后生活、为他出书的报社记者谷村。
楼梯间。一位幸存者抱着孩子的小鞋痛哭,谷村不忍靠近拍照。而另一位记者上前狂按快门,甚至让幸存者把小鞋再露出些,方便入镜。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谷村第一次怀疑,记者的工作,真的有意义吗?
和隆郑重地告诉他,无论多大的灾难,总有一天会被忘却。唯有真实的记录,才能提醒人们那些逝去的生命。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这股真实记录的力量,被传递到了2011年。
阪神大地震16年过后,福岛大地震,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严重的核泄漏。
任教于加利福尼亚大学的长兄智明,决定像和隆当年一样,奔赴一线。
而促使他做出这一决定的,正是和隆在阪神大地震期间记录的见闻和感想——《疗愈心中的伤口》一书。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和隆的后辈医生,替他完成了在学校开设心理教育的梦想;
在福岛积极开展活动的青年,高中时受和隆影响,立志成为精神科医生。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这本《疗愈心中的伤口》传递的力量,其实就是鼓励人们表达,倾听不同的声音。

一位患有多重人格的女孩片冈,母亲在小学时去世,父亲嗜酒。多年来,她找不到活下去的希望。在避难所待了一段时间,她还是决定离开:“没有目的地,但也在这待不下去了。”
和隆没有强留片冈,要求她进行治疗。
片冈愧疚地问:“得这种病,是我太软弱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也许大部分人不会直白地否定软弱,但和隆给出了更暖心的答案。
“这么痛苦的你,还在不断寻找活下去的方法,这说明了你生命力的强大。”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面对不敢流露软弱的小男孩,和隆一再鼓励:“如果憋着不说,你内心会很痛苦喔。”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灾难总会过去,会被忘却,那些留在人心中的伤口,却难以痊愈。
而治愈了那么多人心的安和隆医生,结局还是遗憾的。
2000年12月1日,和隆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
他早已给这个照亮人心的孩子,取名为“灯”。
第二天,还没来得及抱抱孩子,癌症晚期的和隆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39岁。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看完这部剧,这两个月来我不安的内心似乎慢慢平静。

正如片头所说,“灾难夺走了人许多东西,失去的东西是那样珍贵,却无法重新拥有。”

战争、疫情、离开人世,如果这些伤痛能被抹去,那该有多好?但我们很难做到。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对于年幼的孩子,不管他们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这场疫情始终都会是心中的一个结。
新闻上变化的数字代表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去热闹的地方玩?
就像和隆说的,治愈人心的不是医生,而是陪伴。疫情之下,我们能做的事有限,那就先从陪伴身边人开始吧。(*拉至文章底部即可获取这部剧的观看链接)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福利限时领取 |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添加少年商学院老师微信,我们会把日剧《疗愈心中的伤口》的观看链接发给您。每周可领取书单影单及纪录片资源,以及孩子国际化教育与成长规划的专属学习资源,进群更可每月享教育公开课。
本周资源分享:「给孩子的博物馆纪录片」,共涉及全球30+个著名博物馆,让孩子足不出户就能开眼界、长见识,特别适合从小培养人文素养。每日限额100人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日本人如何在灾难后治愈心理创伤?这部8.9分的新剧提供了一个标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