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企业家,但自称本职工作是丈夫和父亲 | 少年商学院

他们是企业家,但自称本职工作是丈夫和父亲

他们是企业家,但自称本职工作是丈夫和父亲

(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把家庭置于第一位,这是应有之义,但并不容易。)

        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第331次分享,作者是我们的创始人张华,笔名东方愚,前南方周末资深记者、跨界教育倡导者,著有《中国富豪这十年》(与胡润合著)、《他们比你更焦虑》《荷尔蒙经济学》等书。

“一年至少360天回家吃晚饭”

        我不时会想起那年的圣诞节午餐,S,坐在我对面的企业家,还没吃几口就已经汗流浃背。屋里有暖气,但也不至于此。他说自己的身体不太好。我们随后聊他的企业(刚刚上市),但他却有些心不在焉。

        我们开始聊生活。这其实很有意思。研究企业家,财报上的数字是冰冷的,但人是有热度的,且每一件琐事折射的是从决策者到参与者的气质和性格。面对生活,谈及妻儿,再江湖的商人都会露出真性情,区别只是显露程度的多寡。

        S彼时40出头,却是第一次当超级奶爸,孩子不到一岁。原来,他结婚十多年,太太意外流产过一次之后,就一直怀不上。于是,他们开始了求医之旅,从省里的医院到全国的知名医院,跑了无数趟,吃了许多苦。好在结局是圆满的,他们如愿以偿。

        也就是说,十年间,外界看到的是一家公司的成长和如今的登陆资本市场,而于这位掌舵者来说,他的“主业”其实是求子。这便解释了为何谈到企业经营时他的有点心不在焉。

        “过去五年里,我每年不在家里吃晚饭的次数不超过5天。”他说。这是那天我听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一句话。这怎么可能呢?但他的下属告诉我这是事实。

        婚姻、家庭和事业之间到底能不能取得平衡?十个人中可能有八个说不可能,但S是个例外。在商业上,他没有太大野心,或许正是这种心境让他的企业发展的还算不错。在中国的政治语境下,企业做大了,命运就不是自己所能真正掌握的,但家人永远也必须是自己的。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和S有着类似心境的,是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段永平。15年前,和现在的太太兼校友刘昕几乎一见钟情,因后者在美国摄影界发展,他选择跟着去,要知道他创办的“步步高”当时在国内正如日中天。他初到美国,无所事事,索性干起股票投资,一样风生水起。

他们是企业家,但自称本职工作是丈夫和父亲

(段永平引用《一个人的朝圣》中的一句话称:“走到最后,你终于成为了.你本该成为的那个人。”)

        提起段永平,有人首先想到的是他抄底GE(通用电气)股票,单笔盈利超过1亿美金;有人会提起他在掷62万元美金拍下与巴菲特共进晚餐的机会;有人会想起他分别向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捐赠3000万美金的“壮举”……

        你看,这些都和钱有关。而段永平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平常之人,随遇而安,随性行事。他同样没什么野心,但却成为许多人觉得不可企及的明星;他“因妻之名”,放下了中国一角,却收获了整个世界。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还记得《本杰明·巴顿奇事》的一句经典台词吗:“一件事无论太晚或者对于我来说太早,都不会阻拦你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这个过程没有时间的期限,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开始。”

        老段和太太在国内注册了心平公益基金会,“心平”是他们夫妻俩名字尾字的谐音。而加上他们的女儿和儿子的名字,组合起来是“开心平安”。他们是外界眼中功成名就的国际范儿,但在我看来,他们是中国传统文化真正的践行者。《老子》写道:“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带家人度假,这比什么都重要”

        我把段永平的案例,写进了我第三本书《荷尔蒙经济学》一书中。那个时候,我还在南方周末做财经记者与编辑。为什么一直以来关注中国企业家创富、资本运作和管理的我,突然之间写了一本研究他们“后院”的书?原因是我接触的中国富豪越多,越觉得他们大都很悲壮。在政商关系上的纠结不言自喻,在事业和家庭上的失衡比比皆是,他们平均的幸福指数并不比普通人高。

        与这些人打交道,并没有让我在财经界越走越远,而是相反。不管是什么人,在纷扰的世界里,一个共同命题是——如何努力做好一个普通人,真实、敢爱敢恨,不造作、不装逼、走自己的路、爱自己的家人并为家人所爱。三年前我做了父亲,这种感受更深。要寻找这一命题的答案,儿童教育是个好的切口,于是我选择转行,在2013年创业,创办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MBA的含义是Make the Big Awake,我们希望能够嫁接和融合国际教育理念,并通过儿童实地的角色体验和思维训练,提高中国孩子的公民素养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孩子的改变很多时候更能影响大人。

        说到当年的财经创作,想起6年前和“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Rupert Hoogewerf))合作出版《中国富豪这十年》一书后,一些人和我聊起胡润,大体有两种声音。一种人说,胡润混的好像不怎么样啊,如果是中国人的话,靠这份榜单早就赚翻天了;另一种声音是,能不能让他把某个子榜单外包给我,放心,我每年交一笔可观的管理费……

他们是企业家,但自称本职工作是丈夫和父亲

(胡润的普通话说的很流利,而且风趣、幽默,是位十足的中国通。)

        这是典型的中国式思维——做商业,一定要很有钱,超级有钱,才叫成功;一定要不断突破,并找到一剑封喉的商业模式,才叫创新。但在胡润的英式思维里,他给自己的角色有二,一是他名片上印的“首席调研员”,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从研究中国的一个阶层看中国社会变迁;二是,他是他太太的丈夫,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家庭是第一位的,如果所谓的事业绑架了自己,那便是失败。他告诉我他每年都会多次带家人去度假,“这比什么都重要。”

“未来公民”,未来镜鉴

        最近和国际知名的社会企业MeToWe中国区总裁张婕老师聊天,提到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外界看来,他先是位顶级的职业经理人,新浪MBO(管理层收购)后,他的角色变为企业家,并依靠新浪微博,成为移动互联时代的标杆人物之一。最近新浪微博谋划上市,他再次成为话题人物。但在曹国伟自己来说,他最庆幸的是自己有一位贤内助,最骄傲的则是自己有一名成熟大气、颇具公民意识的女儿。

他们是企业家,但自称本职工作是丈夫和父亲

(曹国伟女儿在肯尼亚,一位90后姑娘的“寻找自我”之旅。)

        曹国伟女儿还是美国菲利普斯安多福高中生的时候,就是多个公益组织中的一员。旅行和公益组合起来才叫酷,就位90后小姑娘,干练、有主见,并得到了父母的支持,从此乐在其中。2013年她参加MeToWe青少年国际志愿者肯尼亚项目,到非洲卷起袖子、搬砖木,和马赛族人一起亲手建造校舍,被晒得黝黑,但觉得内心丰盈——因为对非洲的认识,从贫穷和救助这种概念性的词汇,变成真切的感受以及一砖一瓦的行动。她现在已被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提前录取。

        没错,不管是S、段永平、胡润还是曹国伟,他们都算是商界成功人士。但他们最值得被称赞和学习的,其实是被忽视的另一面,那就是如何做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他们用质朴的情感选择生活的路径,然后向事业输送养分和能量。这何尝不是一种“投资”。孩子亦是我们的老师,不是吗?段永平从孩子身上学到了“童真2.0”,而曹国伟正在从女儿的世界公民意识和实践中,玩味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3.0”。

 

我们是儿童国际教育和思维启蒙方案的专业提供商;数十位国内外专栏作者与教育顾问每天与您分享心得。

微信添加“少年商学院

或“youthmba”,每天一篇欧美儿童人文教育与创新思维原创好文。

E-mail:youthmba@sina.com

官网:www.youthmba.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