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荒”会导致世界大战吗?台湾小学自然课这样上 | 少年商学院

“水荒”会导致世界大战吗?台湾小学自然课这样上

“水荒”会导致世界大战吗?台湾小学自然课这样上

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的第422次分享,作者是台湾高雄溪寮小学老师沉盛圳,他将美国天才老师John Hunter名为“世界和平”的教学游戏,借鉴到自然课上。我们正在和他联系授权。

一个不大的教室里,一场激烈的辩论正在进行。

“如果在河的上游加盖水库,把水储存起来,就足以抵抗这次的水荒!”“行政院长”语气坚定地说。

“我国的工程技术应该没有盖水库的能力,我们可以寻求北方科技大国的帮助,”“外交部长”思索着国际援助的可能。

“南部国家的军力愈来愈强,我们不如趁这次全球的水荒,发动战争来个声东击西,杀他个片甲不留……”“国防部长”眼神发亮,发下豪语。

“我们不想发动战争!”“全国部会首长”回头盯着“国防部长”,坚定地告诉他。

……

这不是国家安全会议,这是我所任教的一个六年级班最近一堂自然课,学生们的课堂作业是:处理一个世界危机——全球变暖导致全球性水荒。

时间到,请给出危机解决方案

会议还有五分钟就结束,接下来是“外交时间”,各国“外交官”将出使他国进行外交协议,在最后的“国际高峰会”上,各国“总统”还得共同研议,出台危机解决方案。

(各个国家的“外交部长”达成了国际合作协议。)

这里变成了一个小巧精致的仿真国际世界,各种国际力量正在紧张地拉扯。为了制造出合理化的国际冲突,我参考线上游戏的内容安排,花了不少时间在备课上:整个“会议”背景严格按照现实世界来设计,各个国家的基本设定,不论是历史背景、地理环境、人口、政经形势、国际关系等通通得考虑在内。

财政部长说“我没钱”

擂台搭起后,主角们得开始走剧本了。班里的孩子被分成几个小组,以小组为单位,抽签选择国家,然后为自己的国家命名、选出总统及各部会首长、研读国家基本资料等,并制定出针对这次议题的对外方案。

真正的重头戏,是各国如何处理世界危机的过程。我首先发布了第一个世界危机,简单解释后,请总统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各部会首长开始针对世界危机提出自己的看法与解决之道。

因为前面每个孩子都已经领走了自己的国家和职位,这时候,职业的神圣感和权威感马上发挥了作用,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的孩子也愿意参与进讨论,还有了自己的立场:国防部长说要发动战争,财政部长会说自己没有钱,而外交部长则建议大家向其他国家借钱……

对于习惯是非、选择题这些单一解答的孩子来说,光是提出并阐述自己的意见就非常困难了,更何况还要根据国家内部的情势与同学互相讨论?

其实这不难,一个和谐、开放、平等、尊重的氛围,很容易挑起孩子们的好奇心,让孩子马上适应当前的讨论环境。例如文章最开始提到的水荒危机,我会引导着问,“水荒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可以通过什么手段消除这些因素?……”难易适中的问题会促发孩子们主动思考。

(每个小组组成了国家的行政系统,图中孩子正在召开紧急“国安会议”)

学生小组讨论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冲突、口角、争执,但恰是这种与自己、他人的对话,才能让孩子学习如何澄清自我价值并感受别人的想法,从而内化成自己新的知识。

当扮演人民代表的孩子与扮演行政院长的孩子辩论民生决策,当好战的国防部长蠢蠢欲动,却被司法部长与人民代表当头棒喝,这个过程就是逻辑思辨力和同理心的双重培养。

“怎么问”比“问什么”更重要

整个游戏都以“世界危机”为关键词,但我依然坚持以“世界和平”来命名。游戏过程中,我经常与孩子们一起畅想,未来世界将如何开放、平等、自由、理性,当然,这种畅想已不是天马行空。

可能有人会问,自然课老师怎么在课堂上关心起国际事务?但我认为,自然课除了花鸟虫鱼外,也得教会孩子们去关心这个世界。现在孩子们了解世界的渠道多是网络电视、报纸杂志,里面有太多暴力、对立和冲突,这个“和平”游戏的目的,就是让孩子们意识到,他们可以通过合作去改变世界。

危机结束后,我收回了“各国”的“危机处理单”,当读到孩子的处理内容时,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竟然真的在自己的行政机构内,把自己所有的资源分配得头头是道,平常考试写不出来的东西,怎么这个时候都会了?原来这些知识孩子们都已经学到,很多时候答不出来,可能只是我们问的方式不对罢了。

少年商学院设计思维夏令营报名中

8月中下旬,共8天7晚的挑战项目,对商务中心人群的采访、赴外资银行与ATM机生产企业的实地探坊、创意教室里设计思维风暴和系统课程,一场针对13岁至16岁少年社会创新运动向全国招募20名特训学员,点击这里了解详情并马上报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