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 少年商学院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文 | Lawrence Smith
编译 | 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
学院君说:现在全球疫情愈发不乐观,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采取停课、停工、在家隔离的措施。在家待的时间越长,越考验孩子的自我管理能力。
今天给大家分享美国南肯特高中校长在疫情期间给在家学习的孩子的一封信。他主要围绕着“自律自立”这个话题,从自身经历出发,分享了在这个特殊时期孩子在家懂得自我管理的重要性,全文没有一个词跟疫情相关,却又对学生们寄予了无比的希望,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早上好,同学们。希望大家还记得我上一次在课堂上所提到的三位一体的价值观。
这三个核心价值——纯朴生活、自律自立、率直是由创办肯特学校的校长Father Sill提出的,并由南肯特学校的创办人山姆·巴特利特(Sam Bartlett)先生和迪克·奎勒(Dick Cuyler)先生传承下来。在课堂上我曾跟大家探讨过“纯朴生活”。
今天,我想谈谈第二个核心价值:自律自立。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01 被误解的“自律自立”
在这三种核心价值中,自律自立是最难理解的,因为这个词可以有多种解释。比如说可以将“自律自立”理解为在没有别人的帮助和监督下,仅靠自己的能力和判断做出决定,但其实远不止于此。
为了说明这一点,我先跟大家说一下,其实我是南肯特学校有史以来第二糟糕的法国学生。我知道这个是因为,当我开始在这个学校工作时,有位法国老师和我说,他曾经教过“最糟糕”的法国学生,那时校长乔治·巴特利特(George Bartlett)先生在一次教职会议上还向我表示“祝贺”,因为我成了有史以来第二糟糕的法国学生,而且我至今仍保持着这项“荣誉”。 
关于为什么我会成为一名差劲的法国学生,其实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原因。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有努力学习,或者说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学习,并且在上第一堂课之前,我就觉得自己学不会。毫无疑问,我后来尝到了苦果,这一切都归结于我当初那个错误的决定。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我固执地拒绝付出任何努力去对待自己的功课,结果是我获得了“ F”的成绩。当时,就算再差的学生也能获得“ E”的成绩,但是我却一直都保持着“F”,当然如果出现“ G”或“ H”的话,或许我也会一直保持着那个水平吧。
有一天在法语课上,当老师转过身背对我们时,一位同学拿了我的书,并将它从课室的二楼扔到窗外。或许是我活该吧,因为几分钟前我用一支刚削好的铅笔刺了他一下。
所以这位同学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的书就这样“惨遭毒手”了。虽然正是我的这种行为促使我的书飞走了,但这与“自立”都没有一丁点关系,反而可以说这是“自私自利”,或者说“目光短浅”、“不成熟”。 
同理,试图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运球、突破对手防线、上篮得分是否属于“自立”?其实我更多地会称之为“自私”,因为篮球更多需要的是团队合作精神。好的队友了解自己的能力和缺点以及队友的能力和缺点,并据此进行协调。
所以说,最好的球员能独当一面的同时,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传球给自己的队友,投篮,命中得分。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02 别再为你的不自律找借口了
或者说,如果您想要违反某项学校规定,例如饮酒,你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对的,但你还是做了,并且认为自己永远不会被抓到,这是否属于“自食其力”?我觉得这是“冲动的”,过分自信而对现实没有清楚的认知。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和作家之一,他在1841年写了一篇关于“自律自立”的文章,现在看来这篇文章非常具有前瞻性。其中,艾默生的论点是:社会阻碍了一个人的成长和对自我的了解,只有当一个人拒绝承受外界施与的压力时,他或她才拥有完整的个体和真正的自我意识,从而抵制社会向我们施加的压力。
尽管这篇文章写于1841年,那时我国处于19世纪40年代内战爆发前那样一种两极分化的极端时期,这一论点在今天仍然独具价值。盲目跟随一群朋友或一种信念,而不会质疑或者问“为什么” ,非但让我们远离了自主地工作或学习,还阻碍了自己的成长,以及独立能力和理解力的培养。
而且,根据爱默生的说法,自立不仅是抵抗外力。真正的自立使我们能够抵制我们经常屈服的个人偏见、冲动和压力,例如我说的“我不会法语”。当我们盲目做出假设、满足于现状,并且在没有深入考虑而采取行动时,这并非自立,而是固执己见,软弱无力甚至是自欺欺人。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想起神父克洛茨昨天的祈祷:
“为什么我们在学期的最后几天会有很多借口去拒绝做任何事情,借口的名单还很长……” 
例如:
我们工作太多了;
太累了;
天气太好了,无法工作;
天气太恶劣了,无法工作;
其他人都在做(我不想做);
没有人在做(我就更加不想做了);
谁在乎我上课要迟到了吗?
没有人在乎我吃不吃午餐;
集会是愚蠢的……
尽管你可以自欺欺人,并说自己是在为个人及自己的最大利益做出这些决定,但是以这种方式思考并不是自立,而实际上是在逃避,将你遇到的问题归咎于他人,并且屈服于艾默生描述的同伴或社会压力。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03 真正的自立是
完成自己的目标而非他人的期望
另一位美国著名作家,虽然不如艾默生那样说得那么有哲理性,但20世纪70年代的词曲作家肯尼·罗杰斯(Kenny Rogers),其歌曲《赌徒》仍然是那个时代音乐的主打歌。其中的副歌是这样的:
You got to know when to hold ’em, know when to fold ’em, know when to walk away, know when to run.
你得知道什么时候跟牌,什么时候弃牌,知道什么时候该离开,知道什么时候该继续。
“知道什么时候跟牌”与“知道什么时候弃牌”之间有巨大的区别。由于没有人在工作而自己却要埋头苦干,所以自怨自艾,或者用“我很累”、“我不会法语”之类的借口为自己开脱,这并不是“弃牌”的表现。
因为该什么时候把握机会,什么时候放弃,都需要一定的经验以及了解好当前的情况,才能做出明智的决定。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经验可以为做出前瞻性的选择奠定基础,从而培养自理自立的能力。所以当你遇到问题时,你都需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去寻找解决办法,做出判断和行动,而发展这些能力的唯一方法是多问“为什么?” 
虽然一开始尝试,常常会遭遇失败,但你可以从失败上汲取经验,从而促使你更好地了解情况并做出明智的决策。为了使原始技能变成可以依靠的能力,就必须不断地学习,测试和培养它。 
南肯特学校是一个允许失败的安全场所。我们学校把“自律自立”当做核心价值,把学生能实现自我价值当做使命,并且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在学校里学习如何在迅速变化和竞争激烈的世界中,作为有思想、有贡献的公民去茁壮成长。
真正的自律自立意味着达到你为自己设定的目标,而不仅仅是完成别人期望你做的事情;自律自立意味着你不需要他人的认可或认同你的决定,因为你自己知道这是忠于自己内心的,即使这可能意味着违背团队。所以说自立并不是要找到大众流行的、普遍认同的可以致富的方法,而是要认清楚自己所在做的事情。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最后,对于那些关心我一个法国学生的学习生涯的人说,最后我选择了“弃牌”——放弃了语言考试。
而当我停止寻找不学习的理由时,我发现只要把握住学习新事物的机会,我就不再为自己找各种借口,而是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好好学习。最终我很轻松地就达到及格标准,甚至在第一学期就获得了“ A”。从此我的自立能力越来越好,对自己的人生也越来越有方向感。

福利限时领取 |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添加少年商学院老师微信,每周可领取书单影单及纪录片资源,以及孩子国际化教育与成长规划的专属学习资源,进群更可每月享教育公开课。本周资源分享:给孩子的博物馆纪录片,共涉及全球30+个著名博物馆,让孩子足不出户就能开眼界、长见识,特别适合从小培养人文素养。每日限额100人。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美国中学校长给学生的一封信:疫情期间请自律、自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