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讲圣诞老人是假的,老师差点被开除! | 少年商学院

给孩子讲圣诞老人是假的,老师差点被开除!

给孩子讲圣诞老人是假的,老师差点被开除!

       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的第268篇分享文章,来自在美国高校从事课程设计和评价工作的南桥先生。我们已获得他的授权并邀请其担任YouthMBA项目设计顾问。

​        前几天有一对美国朋友带着三个孩子,到我们家吃饭。这天,我五岁的儿子,掉了他的第一个牙齿,正兴奋地和姐姐猜测晚上牙仙子(toothfairy)会给他多少钱——美国孩子中间有一传说,说牙齿掉了之后,放枕头下面,晚上牙仙子就会过来将牙齿取走,然后留下一点小钱,一般是几毛钱或者一块钱。

​        看两个孩子在一旁猜得不亦乐乎,我太太便跟客人讲:“我女儿都八岁了,现在还对圣诞老人、牙仙子这些相信得很。”

​        说这话时,美国客人杰米开始挤眉弄眼示意她不要再讲,或是小声点,免得小孩子听到。杰米自己的大儿子都十一岁了。

​        那天夜间,儿子惊喜地拿着一个信封跑过来,说牙仙子真来了,给钱给他了。

​        我一看,信封里面还有一张便条,便条原来是我女儿提前写的——她怕牙仙子找不到牙齿,特意留下说明。

​        有一个真实的故事。美国某公立小学的一位老师曾跟班上的学生说圣诞老人是假的,结果家长纷纷投诉,学校差点儿没有把这个老师给开除。

​        其实,这样的一种善意的“造假”,是值得去肯定的。在美国做家长的一大功课,是要守护孩子们的想象力,因为想象也是小孩童年宝贵的一部分。

​        《布鲁克林有棵树》里,刚做母亲的凯蒂不知如何教育孩子,便向母亲罗姆利求教,罗姆利外婆让她教孩子看《圣经》和《莎士比亚全集》。

​         “你还得把我讲过的民间故事讲给孩子听,就像妈妈传给我,我外祖母传给我妈妈一样。你要跟孩子们讲讲老国家的神话故事,说说那些仙女、小精灵、侏儒等,他们不住凡界,却住在人们心中……对了,别忘了还有圣诞老人。孩子六岁之前都必须相信圣诞老人……孩子必须有想象力,想象力是无价的。孩子必须有一个隐秘的世界。”

​        凯蒂问:“孩子会长大,会自己明白事理,发现我撒谎了,岂不是很失望?”

​        罗姆利外婆说:“那就是开悟啊。”

​        是啊,就是想象错了,那又能怎样?他收获了童年,得到了成长,又有什么可怕的呢?中国的孩子从小就开始接受唯物主义思想教育,被不断教育“不信鬼不信神不信仙”,到最后连这些无害的小精灵的世界都进不去。我有时候会看《聊斋志异》,实在觉得趣味盎然。可如今这样的作品就比较少。这里有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想象力的空间被压缩掉了。

​        但是,人们对于想象的需求却并没有缩减。从《哈利波特》的热销,到《纳尼亚传奇》的热播,我们看到,西方的玄幻文学在中国一直大有市场,只不过在这个产生过《西游记》和《封神榜》的国度,我们是消费者而不再是生产者。《哈利波特》的作者,不过是一个英国的单亲母亲,可她一个人就创造了差不多一个市的产值。

​        我想其他领域也是类似的。一个想象力发达的民族,在其它的领域也会超前,比如盖茨想象了每台桌上放有一电脑的场景,于是有了今天的微软。乔布斯更是匪夷所思,谁会想象到iPhone、iPad之类的小玩意呢?而中国的工厂只不过生产组装加工,赚点小钱罢了。在探索新的发展模式时,我想最根本的办法便是从孩子抓起,激发想象的潜能。

​        蒲松龄的幸运,是因为他的时代没有根治想象。他从来没接触过唯物主义的教育。我们肉眼能看到多少耳朵能听到多少?单个算来还不如一些动物。我们凭什么认为,这样的世界,就只是一些原子的碰撞,除了我们感官所知的一切,我们不相信任何东西,并因此而自豪。可是这个世界并不会因为我们的自大而渺小。

​        你死过吗?我们都没死过,怎知世上没有神鬼?没有异度空间?没有外星人?有一些,如圣诞老人和牙仙子,或许并不存在,但是培植了童年的想象。这何尝又不是父母给孩子人生的一大贡献呢?

       预祝少年商学院的微信读者朋友及孩子们平安夜快乐!圣诞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