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掉课本!美国老师其实是在学张三丰 | 少年商学院

扔掉课本!美国老师其实是在学张三丰

扔掉课本!美国老师其实是在学张三丰       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的第267篇分享文章,作者是美国林肯高中汉语系主任方老师。我们已与他联系并取得了授权。

        在大学先修课中文(AP中文)刚开始设立的时候,全美国大部份来自中华地区的高中汉语教师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门课程不规定一套课本?这相当于美国高考的其中一科,却连课本都不指定,让我们怎么教?怎么帮助学生应考?”

        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直到后来我有机会接触到美国大学理事会代表团的副总裁彼得。在和他聊天的时候,我提到了这个问题,他笑着说:大学理事会设立了三十几个“高考”科目,却头一回有人发出这样的质疑,针对的就是由中国老师任教的AP中文课。这场质疑反而让彼得感到疑惑,因为“扔掉教材”,在美国教师来说,似乎是常态。

        其实早在我刚开始踏进美国教育的时候,我便发现了这个现象,还联想到了金庸的《倚天屠龙记》中的一个片段:当时张无忌和张三丰正在武当山上挑战强敌,张三丰当面传授了张无忌一套太极拳,之后问他:“你忘记了多少?”张无忌说:“忘记一大半了。”武功差的人都吓一跳,人家传授给你,你忘记了一大半,还怎么应敌?

        不过张三丰不这么想。他觉得,“全忘记了”更好,因为从别人那儿得来的招数,只有全在心中,才能内化为自己的东西,到时候别人的武功秘籍对自己已经无用。事实上,许多“扔掉教材”的美国教师都是教了很多年的老教师,所教的东西已经全部融会在心中,有没有教材,已经没有什么影响。

        从小学起,美国学校便长期不使用教材,这源于美国小学的班主任制——一个老师管理一个班级,要负责教所有的科目(在最近,这种制度被指为美国数学教育落后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小学教师基本不是数学或科学的科班出身)。因此,教师肯定无法根据课本按部就班地教书。

        近来,因为“无一孩子落后”法案的关系(少年商学院微信编辑注:这是布什时期,联邦政府大力推动的法案,规定每州须制定一个联邦政府认可的全州统考,统考根据该州制定的课程标准,并强制要求各校“升学率”须向全社会公布),各个学校开始重新规定教材,这带来了不小的问题:要按照课本来教学,必然导致很多小学的教学无法进行,比如“以主题为主的多学科整合式教学”,因为各科的课本并非按照多科整合的主题式进行编制,必然要经过教师的加工(您可以回复“041”查看少年商学院微信文章《美国的“课题”教育》)。这一加工,就必然打乱课本原来的系统。

        因此,小学的老师们现在比较痛苦,主题式教学已经驾轻就熟,却得按照课本来教。美国某些州还把教师的工资跟学生统考成绩挂钩,考不好,喝西北风去,搞得“扔”惯教材的老师更加无所适从。

        在中学,课本的应用比较严格。因为美国的大学对于高中的科目应该掌握什么内容有严格的规定,没有教好,整个城市的高中都会列入黑名单,从这个城市任何一所高中出来的毕业生,都可能进不了好大学,所以,老师们兢兢业业,基本严格按照课本的要求来教。不过,可别以为中学老师们就会“善待”教材了,因为中学是单科制度的,一个老师负责教一科,时间久了,这个科目应该教什么,自然心中有数,于是,绝大多数老师慢慢地便开始“扔”教材,走回自己熟悉的主题式教学之路,尤其是基本没有什么变化的科目,如英语和数学。

        不过,像生物,环境科学,化学这些科目,任何最新的发现都会及时更新到课本里面,老师们就不太可能随便扔掉课本了。而AP课(中文除外),因为教的是大学二年级的课,大学课本几乎一年一改,最新的教学理念和方法也都由美国的大学老师开始,所以,中学老师们更不敢随便扔掉教材,尤其是AP考试——也就是美国的高考,是严格按照一定的要求来考的,课本就变得很重要了。

        当然,不少美国教师“扔掉课本”,最主要还是因为自己不必像中国的老师那样应对严谨的高考,考题可能就出自课本的一段小注解或者某张图下面的几个字,不精确研究课本的老师,在中国可成不了好老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