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 少年商学院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这是youthMBA(ID:youthmba)的第1316次分享,分享英国摄影师朱利安·杰尔曼(Julian Germain)的作品,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进行了编辑整理。

“教室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学校乃至教育文化的缩略图。”

无论在哪里长大,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把自己成长期里的大多数时光花在了教室,看着挂在墙上的画和站在前面的老师,随着我们的成长而不断变化。这段经历可能因我们彼此迥异的语言和习俗而不同,但英国的朱利安·杰尔曼的校园回忆却显得更加特别:他在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后,利用课间,给各个教室里的学生拍摄集体肖像。

这个“教室”系列摄影的第一站是在他的家乡英国,当时他的女儿刚上学不久。一次偶然的校园摄影,让他意识到:为什么学校本身不能成为一种视觉艺术?

“我们在这里花了我们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但当我们去参观艺术画廊或博物馆,却很难找到学校的影子,”杰尔曼说,“摄影师在拍摄教室时,习惯把镜头对准砖墙或窗帘,却从不认真研究这个空间,审视这个空间,审视在这个空间里成长的孩子。

因此,他抓起相机,开始云游四海,镜头横跨巴西、尼日利亚、也门、俄罗斯、中国台湾、英国、美国和等国家或地区,提供了扇扇窗口,让人得以深入观察世界各地的学生面貌。

2004年出发,至今十余年,杰尔曼已访问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我们选取其中的18张与各位朋友分享。不同风格的教室里,不同肤色孩子们不同的神情,能够让我们看到一幅幅文化图景。

1、孟加拉国,杰索尔,十年级,英语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2、巴西,贝洛奥里藏特,六年级,数学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3、美国,圣路易斯,中学四年级和五年级,地理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4、尼日利亚,卡诺,Ooron Dutse,高级伊斯兰中学二年级,社会科学。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5、中国台湾,瑞芳镇,幼稚园,艺术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6、俄罗斯,圣彼得堡,小学二年级,俄语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杰尔曼在其作品集写道:“我从不跟学生说他们该如何看着镜头,但我会确保他们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照片中的位置。为了使前后的孩子都能被拍到,曝光时间往往要调至0.25秒或0.5秒,这样就要求所有的孩子在快门声响后还保持一定的耐心。”

“我等他们做准备,他们也等着我。这个过程本身就能形成一种氛围,有时甚至很紧张,却让当下的每一个瞬间都显得异常重要。”

7、日本东京,五年级,古典日语。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8、古巴,哈瓦那,小学二年级,数学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9、尼日利亚,拉各斯。七年级/初中一年级,数学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0、英格兰,华盛顿,七年级(第一天),学校注册。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1、荷兰,乔文纳尔蒙德,小学(primary year)五、六、七、八年级,历史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2、卡塔尔,八年级,英语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3、巴林岛,萨尔,十一年级,伊斯兰语。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4、秘鲁,库斯科,小学三年级,数学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5、荷兰,鹿特丹,中学三年级,汽车机械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6、古巴,哈瓦那,皮拉亚,电影《Can Gamba》(关于古巴参与安哥拉革命)的全国放映,九年级。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7、也门,玛纳卡哈,小学二年级,科学复习课。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18、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小学四年级,自然科学。

他花20年拍摄了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的450多所学校

如果你留心,你会发现,这些照片里找不到一个老师,“如果老师都在,学生们就会被主宰,”杰尔曼说,我把老师排除在外,这给图像腾出了一个更加民主的空间,它只属于孩子们。

杰尔曼称,他的每一次拍摄都尽可能地将那个班级的所有学生集中起来,以“赋予他们足够的话语权”。他习惯从孩子们的视线水平进行拍摄,孩子们的注视常常让他感到有压力。

“全世界的孩子都居住在已建成的成年人的系统里,包括教育系统,学校就是一种集中体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使用的课本、铅笔、黑板、书桌,”杰尔曼这么解释自己的作品,“不只是各个地方的文化,有的时候,我们也需要审视一下那些生活在文化里的孩子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