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 少年商学院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新加坡是一个神奇的国家。面积只相当于北京的二十四分之一;人口也只有五六百万,但硬是创造了许多项国际第一: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到全球化程度、生活质量等等。

我们对新加坡的浓厚兴趣,源于最近几年的一份国际排名,新加坡教育素质全球第一,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亦是第一。这使得少年商学院团队想寻根究底的是:新加坡如何玩转素质教育?新加坡人的创意从哪里来,为什么连樟宜机场连续多少年蝉联全球最佳机场之首?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2015年,少年商学院与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达成了合作,后者将面向国际青少年开设的第一个创意学习项目的机会,给了少年商学院学员。35位孩子,得以在刚刚过去的十一假期,在新加坡体验到了如今风靡全球的创造力学习方法——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课程。

新加坡方面派出了强大的导师团队:旗下知名设计创新与设计咨询机构APT811,从CEO到创意总监,到运营总监和首席设计师等皆“倾巢出动”,国家设计中心理事长Jeffrey更是全程指导,手把手教中国孩子,从头脑风暴,到筛选需求、到户外采访再到动手制作模型、登台展示等。

如果你要问,这些大咖们为孩子们提供的如此丰富的创意课程,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或者说,孩子们的最大收获是什么?答案是一件“小事”——如何站在他人角度看问题,也就是换位思考。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上图第一排为本次工作坊导师团,身着浅蓝色T恤者为Design Singapore理事长Jeffrey。)

这次创意课程的主题是“未来城市设计师”:即为新加坡未来发展出谋划策,探究人文、交通、食品、环境等6大城市生活领域存在的核心问题,并通过设计思维方法,最终设计一款产品,策划具体的营销方案。

我们来一步步详细看看新加坡明星导师团,是如何上课,开展创意学习项目,教中国孩子做一件“小事”的:

1、“会唱歌的楼梯”先开脑洞

好的教育有两个共性,一是启发式教学,二是体验式学习。做为亚洲强国的新加坡,其实蛮有意思的。一边是类似于中国的应试教育,一边在素质教育方面走得很远,也很扎实。可能也与新加坡曾是英联邦国家有关,有国际视野,和系统的方法论。

在“未来城市设计”课程甫一拉开帷幕,导师们首先给孩子们分享了一些让人脑洞大开的国际设计案例。其实一项便是瑞典“钢琴楼梯”。

这个设计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让人们爱上爬楼梯,而非挤电梯?

每一阶楼梯用油漆刷成了黑白两色,就像是钢琴的黑白键盘一样当人们走上楼梯,每走一个台阶,就相当于按下一个琴键,扬声器就会播放出相应的音调,不同阶梯发出不同的音调。这种式样新颖的“钢琴楼梯”出现没多久,进出地铁站的人们就喜欢上它了。

新加坡的导师们给中国孩子分享的这些案例,想表达两个意思,一是,设计思维不等同于设计(下文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理事长视频有详述),二是,如瑞典钢琴楼梯的设计所倡导一样,Fun can obviously change behavior for the better(趣味性可以促使人们的行为往更好的方向发展)。想一想,我们在中国很多城市上下班时间拥挤的地铁电梯旁看到的标语“走楼梯锻炼身体”,究竟起到了多少引流作用呢?

▋2、专业的任务卡,游戏化思维

游戏化思维是国际创意创新教育中很重要的通用方法。少年商学院在今年4月引入的芝加哥CityX(拯救城市计划)的设计思维项目(点击查看)里,核心特色也是游戏化思维。

新加坡导师们在工作坊中,给中国孩子使用的任务卡,是为本次项目定制的,非常专业。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这张任务卡的核心内容是:有什么创意的方法可以改善亲子沟通?)

任务卡上的任务有:如何使儿童上学更安全?如何鼓励人们多锻炼?如何让代沟问题减少,改善亲子沟通……

这些问题听起来很容易是吗?实际上仔细想一下,这些“小问题”,其实是大课题。是从国家到企业到学者,在思考的命题。好的设计,是发现人们习以为常却存在瑕疵甚至巨大漏洞的产品细节或服务,然后改进它。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中国学生在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

▋3、户外采访,每个孩子都需要这场“探险”

设计思维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就是“同理心”(Empathy),就是我们本文说的“小事”——换位思考。加上这次创意课程的主题是为新加坡设计,所以外出采访一定是孩子们的必修课。

同学们到新加坡的商场、街头等地采访。每个小组必须紧紧围绕自己想解决的问题。而且有时间和数量约定:在1个小时内,至少采访20个年龄各异的人,收集他们的反馈意见。

出发前导师们也给了建议,鼓励那些相对内向的孩子张口说话:先介绍自己,礼貌说占用你一分钟的时间,然后开始提问;譬如问“当你闲下来的时候您一般会……?”这种具象的问题好过“你最喜欢的放松方式是什么?”……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孩子们采访时用的笔记本,设计非常简单,大块留白,方便孩子们记录。每个采访对象记在一页纸上)

在异国他乡,主动与陌生人搭腔聊天,对于同学们来说不亚于一场“探险”。但这样的探险,是每个孩子童年时代必须经历的。

其中一位少年商学院的小学员,英文并不好,一开始只负责“抓人”让自己的组长去问。终于碰上个不“买账”的采访对象了,指名说“I want you to ask the questions!(小朋友,我只让你采访)”不得已,他只好硬着头皮,用零碎的英文单词生生凑了些句子。但受访对象并不介意。相信这样的经历对孩子的成长非常有裨益,这也是新加坡导师们的初衷……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不管中文还是英文,不管英文水平,迈出第一步很重要)

▋4、最狠一招:30分钟想出100种方法

采访归来,同学们开始做“用户画像”。这听起来很专业,操作起来其实十分轻松有趣:准备一张大白纸,从所有被采访的人当中,选出四个有代表性的,仔细分析他们的信息,分别放进白纸上say、think、doing、feel这四个格子里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然后把上面提到的四个典型代表身上所有的特点,集中到一个人身上。由此,同学们能迅速理清自己要帮助的对象的特质,更好地站在那个人的立场。

但在用户画像之后,导师团们发布了一个疯狂任务:头脑风暴,根据采访的收获,每个小组必须在30分钟内想出100个方法,解决他们锁定的对象正在面临的问题……

一开始,所有同学都惊讶了,但在导师一再鼓励下,最终所有小组都想出了30个、40个,甚至50个方案。

新加坡的导师团队事后对少年商学院联合创始人Evan说,这些中国少年们的表现,已远远超过了他们过往学生。要知道,之前的学生可都是新加坡创意设计领域的设计师或专业学生。

▋4、“泼冷水”:创意越多越好,但最后一定要会筛选

同学们所有的点子被写在彩色贴纸上。但是正当一些同学为自己的点子之多感到小傲骄的时候,“冷水”来了。导师们很认真地告诉大家:为他人设计,为用户设计,就要筛选需求和创意,聚焦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去解决它,而不是面面俱到。

于是同学们开始为自己的想法打叉。这其实是一个残酷的过程。但是非常有价值。太多的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引导启发孩子们的创意。这并没有错,但是如果创意仅仅等于天马行空、不筛选、不动手,就有失偏颇了。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几十个创意经过小组讨论和筛选,只留下了1-2个,成为设计方案的核心。设计思维强调的不是创意本身,而是筛选创意,发现真问题,然后动手,解决问题。)

看看孩子们采访之后、筛选过后的一些创想吧:比如解决人们不爱运动的问题,一个小组便提出,应该发明一台“到点了,就会自动站立起来的床”,让人无法赖床……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5、群策群力做模型,并用乐高制作小电影

有一组少年商学院的同学们,最后确定的产品是——智能碗。这个小组领到的任务是:改善人们的饮食习惯。他们希望发明一个便当盒,可以计算食物的卡路里指数,为使用者提供吃多少、吃什么等建议,更有趣的是,这个碗的制作材料非常特殊,可以阻止食物味道四溢。

提出“抑制味道”这个点子的,是一个来自广东的黄姓小女孩。原来,她把团队外出时,老师说的一句话记在了心底,“在新加坡的公共场合,特别是教室、公交车或者图书馆等密闭的空间,是不可以吃东西的。因为食物的味道你吃着觉得香,可是旁人会觉得臭。

没错,这是一件“小事”,但放在公共道德的层面,就是一件大事。所谓站在他人角度想问题,这位小姑娘做到了。好的教育一定是潜移默化的,好的学习一定是养成习惯的。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最后,这个小组把“智能碗”定为最终方案,并画了草图)

同学们在新加坡期间,还去了名列亚洲高校前茅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听那里的项目老师做分享。其中一个做医疗仪器的女孩,分享了自己正在研发的“呼吸机”:一次她去医院,看到护士们为病人测量呼吸时,只能人工测量,非常慢,于是她决定为护士们做一款自动“呼吸机”……讲述中,她反复提到的,也是这句话,“最重要的就是理解你服务的对象,站在他人的角度看问题。”

产品模型出来之后,每个小组又都用乐高积木,为自己的方案拍摄了一段广告片。点击下方视频即可观看其中一组的作品:

在现场看到孩子们成果的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理事长Jeffery先生情不自禁地对大家说:“impressive!I want to buy them all.(太棒了!我全买了!)”

▋亲自带皮肤过敏的中国孩子看医生的理事长

在新加坡创意学习营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更让孩子们,以及少年商学院团队进一步体会到什么叫站在他人角度看问题。

全程跟踪和指导中国孩子创意课程的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理事长Jeffery 有那么一会儿“失踪”了。作为一个有着连接政府、企业和社会职能的国家职能部门负责人,一定很忙,临时有事出去处理?很快我们知道了答案:来自香港的少年商学院学员Leo皮肤过敏,Jeffrey看到之后,便亲自带他去医院看医生,买药。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

(结营仪式在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礼堂举行,Jeffery教授致辞。)

这件事情让所有的人,特别是少年商学院的导师团队和工作人员很是感动。但理事长不以为然,觉得这是件“小事”而已,“我自己有个差不多大的孩子,我知道用什么药,孩子会舒服一点。”买完药回来之后,他又陪这个同学,在课室外面一条比较阴凉的走廊坐了一会儿,他知道,皮肤痒的时候,阴凉和安静的环境,能让人感受好些,还指导旁边的生活老师该怎么给孩子上药。

少年商学院创始人张华老师本次因为家事未能前往新加坡。当时听到这件事情也是受到触动,遂写邮件写理事长表达感谢,不论是为中国学生提供创意课程项目,还是对皮肤过敏学生的悉心照料。10月16日,Jeffrey在回复的邮件里依然说是举手之劳,并让我们务必叮嘱过敏的小同学的妈妈带他去看医生,中医西医可以搭配。

新加坡出动国家级导师团,只为教会中国孩子一件小事(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理事长Jeffrey给少年商学院创始人张华的邮件截图。)

这应该是本次新加坡项目当中,发生的让人最感动的一件事情。所谓站在他人角度看问题,所谓换位思考,应当从日常小事,做照顾生病的伙伴做起,不是吗?理事长的这堂人生课,看似与设计思维无关,但却是最好的同理心案例。

所有顺利完成学习任务和挑战的学员,均获得了由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APT811,新加坡CGA集团,以及少年商学院联合颁发的证书。在典礼上,Jeffery再一次给孩子们分享什么叫换位思考,设计思维与设计的不同,并对中国学生寄语:

新加坡回来之后,同学们陆续分享过来的游学心得,都让我们欣慰,也让新加坡的明星导师团队,以及Jeffrey欣慰。北京的马同学这样写道:An very important thing I learned is that design is all aboutpeople, we design things to satisfy people’s needs. I obtain so much knowledgewhich I can’t learn from school.(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设计关乎人,是满足别人的需求,这都是我从学校课堂上学不来的。)

今年寒假,即2016年1月底,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将再次与少年商学院合作,提供第二个设计思维学习营项目。欢迎全国各地10岁-15岁的中小学生预报名,点击此处进行预报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